找回密碼
 註冊

掃一掃,訪問微社區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搜索
查看: 3177|回復: 1

甄上瘾:六四记事

[複製鏈接]
糟木匠 發表於 2006-12-12 07:49:1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六四记事(全)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


送交者: 甄上瘾 于 June 07, 2001 21:02:05:

回答: 六四记事(五) 由 甄上瘾 于 June 07, 2001 20:57:25:

六四记事
甄上瘾

耀邦同志逝世了。大家回念起他的好处来。当年老胡说的算的时候亲自安排薪年留学生慰问团,特别交代要选里面包酒的巧克力糖,要大家饮酒思源。往后不知是谁算计老胡,把他说刀叉比筷子好的论点隆重地捅了出来。再往后老胡被老头们赶下台,受到不公正的待遇。有湖南老胡家乡来的同学,交口称赞老胡的廉洁。再往早先,老胡平反冤假错案,不遗余力,是拨乱反正的五虎上将。记得平反的人太多了,退赔补工资等,对历史上较左的省份财政的压力极大。上报中央,意思是能不能分个三六九等,革命老干部和事出有因查无实据的人有所区别。

传说是老胡的批示:要赔大家一样赔。最后真这样辨了,上瘾家也分一份。此事足见老胡朴素的人权思想。在他们那拨人中是难得可贵的。

传老胡是被气死的。

接着学运来了。报纸上能初次看到新华门口能有批大棉袄坐在地铺上示威的镜头挺新奇的。时代进步了?这镜头过去是工伤告状的注册伤标。老周觉得有杀风景,索性把挨告的部委都挪的远离长安街的地方,眼不见为净。

接着是新华门惨案。看了不大想信,但看热闹不怕事大,乐观事态发展。

老胡追悼会。风传老邓对老胡的称号杀了价。

接着是四二六社论。老套子了。过去很管用的。没想这次没吓唬住的小牛犊子还不在少数。有戏了。学生开始大规模组织起来,大游行冲破警察封锁线。

学生组织形式及演变,代表人物,内部争斗与文革的群众组织很相似。当然政治追求,和政治口号是现代化了。人的纯度和正确性也是不好比的。

老毛最会玩群众组织。招之而来千军万马,任其劳役;挥之而去踪迹全无,轻者自废青春,重者死无葬身之地。老邓本能地不吃这口,还受过其刺激。讲党的原则和说话算术,年岁又高。以至当局缺乏灵活性是造成六四结局的一个主要原因。

(二)
说六四学生组织与文革的群众组织相似没有贬低的意思。只是想实事求是,避免习惯性美化产生的误导。

观人类文明史,民主实现大致需要两条腿:一条是群众不闹,民主不到;一条是条件不到,闹是胡闹。

当局的一般强调后一条腿。特别当是一个集权老化的体制时候:八十岁老头召集七十岁老头开会决定六十数老头们的退留问题。

而另一条腿,也没那么美妙,那么讲究,横竖是闹事。比如南韩,年年闹民主。最后民主闹来了,还真说不上是哪个馒头给吃饱的,哪个馒头比其它馒头更纯洁,更高尚。

两方面很容易鸡同鸭讲。

老赵朝鲜回来,五四世界银行会上讲话:要在民主法制的轨道解决问题。

学运淡下去了。有些失望。又捡起白天钩鱼,晚上桥牌的功课。

柳明花暗又一村,高招又来了:学生绝食要求对话。

初听绝食,不禁失笑。老共啥都怕,就不怕死人,尤其是饿死人。这是其久经考验的优势,许多战略理论都是基于此(比如网上那个数学)。

再细一寻思,绝食是高招!老共要面子,要自圆其说。尤其是戈巴乔夫要来,几千记者在京的时候。学生绝食可以给予群众上好的无风险介入借口。只要挺过开始的十几个小时,事情的规模就会很快越过临界点,到了神大难送的地步。

果真。当局犹豫一刻,绝食如预料顺利通过临界点。唤起了千百万民众的同情。

对绝食宣言,上瘾类的油条已是多见不怪,从宽算作上等文彩吧。

学校捐款支持学运。几天搞了数万刀。上瘾也认捐一笔,为中国的民主事业尽了道义和资金上的义务。一部分钱送天安门广场买面包,垃圾袋,帐篷。一部份后来不知所终。

李鹏与吾儿等对话。李:我不隐瞒自己的观点,但我不说。吾儿:广场上三千哥们,有一个不同意,也得黄。

谈不拢。

政治主要讲势力当量,其它基本上是褶子。上瘾以为,就算四二六社论如学生意改了,学生方面如仍然有百万兵,其要价还是会加高的。这是由政治运作规律决定,不大随人的意志而转移的。

同理,当局并非象表面上那样十分在乎咬文嚼字。而是在乎怎么以适当的成本废掉学生后面的百万兵。对此,一筹莫展,内部争论很大。

六四学生绝食和后来的法轮功是二十世纪末运用群众最成功的两个范例。这样系统对初始种子要求简单,种子承受初始压力较小,系统对环境的寄生适应性良好,大众有很好的无风险介入动机和借口,系统内风险分布最优化,高压下也不容易产生应力集中破坏。

这种系统大概是进化的产物。到头来一并回来算计老共了。

。。。


(三)
八九学运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媒体转播的特够份量。国内国外都是如此。美国三大台加CNN每天用前所未有的大量时间区段播放学运有关的新闻,实况,时事分析。水平高低不说,心思是到了。

别说,镜头还挺优美的。动不动就几十万上百万人,彩旗飘扬,人们穿戴,行为举止相当说的过去。同学一老美同事,让年幼的儿子天天看中国学运的电视。说:儿啊,这就是活历史啊!

警察和当兵的服装也比过去印象中的形象漂亮不少。

当时还没有互联网,CND等通信畅通,各大报纸加版,学生会除组织声援工作外也成了一大信息渠道。

对比之下,当局显然是处在下风头。

地方上更是八仙过海。北京市的头押宝多头,凡事添油加醋几分,促老头下狠手;上海市的头一上来不留神率先在导报查封一事碰了一头烂疮,想滑头都来不及,套牢了只能硬挺;天津的头使劲往邻家煽烟,坐待事变;四川的头两面通押,解套的路子都看好了。

老赵已经押了空头,指数高居不下干着急,后面老头已经很不耐烦了。老赵爬墙头用望远镜看广场的照片上了各大报纸。老赵与其恩师老陶很象是一个模子倒出来的。拉车还行,看路略欠眼神,倒都是一顺的倒法。虽然二媳妇还是难做,但其八九应对的确没有可圈可点之笔,是政治失败者。见老戈时咬老邓一口只是一无奈挣扎之举。上年闯物价关,仓库陈货全卖出去了,到头来顶个恶名,给他人做了嫁妆。

图穷匕首现。老头们别无良策,只有用看家的本领了:玩枪调兵戒严。

老赵到广场看学生,老泪纵横。

学生得报,取消绝食。

军队进城受阻。群众和学生做士兵工作。

接着是十几天的相持。

其间,几次说是镇压清场来了,狼没来。每次以更激进的学生取代相对温和的学生的领导权而告终。

外地学生大量进入天安门广场。学生内部反复内斗。

传老帅和老将们表态:决不能开枪镇压学生。

各类知识分子出动帮忙,帮闲。

美术学院的在广场立了个民主女神。老美特吃这口。

湖南来的向老毛像扔彩蛋的人被学生扭送有关部门。

五二八全球胜利大游行。学生内部再次激进派击败温和派,否定游行后退出广场。

学生说要坚持到人大特别会议召开。部份人大常委呼吁开会。人大头老万北美访问提前归来被阻在上海。

因知名知识分子中响应不佳,只歌手小候青导小刘等几个勉为其难,上末班车到广场接力绝食。

民众阻拦住多路便衣进城的车辆。六部口把机枪支在车顶示众。

。。。

终于,开枪了。是北京六月三日晚上,六月四日凌晨。

六月三日一整天,上瘾与许多人一样黏在电视上了。频道挨排看,全是实况。也听RADIO BEIJING等电台广播。

上瘾在美东晚六时还真听到了RADIO BEIJING那段著名的谴责开枪镇压的一段“反动”广播。活历史啊!

心情是沉重的。

画面从最早进入广场飞腾而后被烧的两辆装甲运兵车,一直到最后纪念碑各层上晃动的钢盔冲锋枪。天上流弹在飞腾,地下每处是两排人影在来回拉锯。飞奔的板车,燃烧的路障。电视动不动回到北京地图,汇总各路的进度和流血事件。

中间也有改支持哪方的短暂时刻。某官奉命令CBS停止实况卫星转播,很是磨际,让老DAN揩了不少油。大家大骂此官办事不利,应该宣读命令,拔了卫星再废话其它。

各台估计的死亡人数很大。成千上万级的。

七时,联宜会开会布置明天(六四)到华盛顿中国大馆游行抗议。出席的人是历来最多的,物理系礼堂坐的满满的,还有不少站着的。

一个平日最亲中国的老华人教授提议大家为死难得同胞默哀。台独大腕小个子张也表情沉重。

会上大家交换了一下情况,就分头准备去了。

。。。

(四)
【此处省略N字】

。。。

(五)

各地学生游行,追悼死者,谴责镇压。

不少流血的照片传来。实际情况不明朗。袁木那张脸更烦人了。

老方逃到老米大使馆去了。大家大骂他没种。

全国通缉学运头目。大大小小,抓到不少,萝卜多了不洗泥。但主要头头的大都逃到了国外。

官方各地各界表态支持平息反革命暴乱。

上海老朱杀了几个烧火车的,四川老杨杀出个小天安门平暴,有撇清之嫌。

老邓接见戒严部队师以上干部。讲话。

到此六四基本画一句点。以此分界,老邓在六四善后的应对比其在六四其间的应对要高明许多,基本体现了他的政治智慧和水平。

随手写了这许多。连事件顺序也懒得去查对,忘了的事就不写。反正也是瞎白呼,就不拘一格吧。最后瞎评一下:

八九学运是:波澜壮阔,有花无果。

这样的结局有历史条件局限的原因,更有当事人应对不当的原因。

当然,我们不能要求当事人必须是圣人完人。闹民主本来也不是圣人的事,而是平头百姓,刁民良民不会闹瞎闹的神圣事业。然而,我们可以要求当事人在他面临的选择空间里能够做出对历史来说较好而不是较坏的选择。

事实是:当事人的表现是令人失望的。

首先看学生方面。一个非革命,非极端对抗性的民主运动,其步伐的大小是相对有限的。所谓的螺旋式前进,对立统一就是这个意思。决不是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我们理解学生在统一思想上的技术困难。但相对官方而言,学生在选择空间上是占上风头的。选择五四,五一八,五二九等机会光荣撤退,结果中国的民主进程的贡献都要远比六四鱼死网破的结果大的多。

学生头目一次次激进派压倒温和派不光是认识水平的问题,相当程度上是做鸡头的机会主义意识在作用。把自私的把握方向盘的快感放在中华民族的民主大业之上。这似乎是群众运动,群众组织的一个致命通病。鲜有过自我完善升华而善终的例子。值得进一步研究。

其次看以老赵代表的党内温和派。老赵的棋不能说是太坏。除了老头,就他掌握的资源多。却反而输了个精光。其应对是大有问题的。作为成熟的政治家,老赵等首先要明白上面一段对学生方面的分析,关键是一个步长问题。象一个公司的头一般,学运是商业机会,老头是背后的股东。商场如战场。把握的好,一举平定天下。名利双收。对得起人民对得起党,也对得其良心,历史。要诀是:DELIVER,DELIVER,DELIVER!

首先要看清楚这盘棋,分析透学生和老头的特点棋路。起码要走一步看两步想三步。看好了路后要意志坚定,不被花稍的虚像所迷惑,用比旁人加倍的努力去争取。珍惜资源,无论是老头资源,学生资源,还是国家机器。为理想为人民不可以计较个人恩怨,闹情绪,甚至可以牺牲个人的尊严。该出手时一定要出手,忧柔寡断,机会瞬间即失。

也没有要求太多。你五四不是说要在民主法制的轨道解决问题吗?你为什么不给我DELIVER!不DELIVER还称职吗?根本就没有PERFORM吗!

在绝食头几机个小时中,为什么不出手?也象我等后知后觉,不知不觉的庶民百姓一样在TNND的激动吗?除了眼光外,就没一点机会主义?个人意志也TMD囊了点,老毛倒霉时开会不通知也去,你可到好。。。老头资源毫无意义地让给了对手。这资源可不是你自己的。

果真控制不住局势吗?如果绝食头几机个小时内果断出手。用铁腕帮助SB学生定下这次民主步长,全局皆活。没人没工具吗?白混这么多年了,几个人都交不下?就不会挨个面谈,一两天下来也有几十人吧?国家机器都是摆样子的,就不能用用?没货没勇气到是真的。

算了,提起来就来气。站着茅楼不拉屎,还倍委屈。

最后看以老邓代表的党内保守派。大家都骂老头我就少骂两句。老头的可塑性无疑是三方最差的。但一样SB。

哪门子理论教你要象死木头一样不能灵活松动,活人让尿别死?

四二六社论SB。就不会啥都紧就是文字松?先内后外。那才是真正的重视不轻敌哪。瞎咋呼惹骚了不是?

在绝食头几机个小时中,为什么不出手?老赵等看不出来或投机,你老头看不出来可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咸盐。

果真控制不住局势吗?你老头就不会挨个面谈,一两天下来也有几十人吧?把大网格罩住。是偷懒,还是照顾垂帘的牌房?杀了人这牌路咋就起顺起来了呢?

最后是清场手段,半死老毛,靠几个二椅子副总理组织,用棒子桌子腿两个时辰就清出来了。可惜你一世英雄,临到头,考了这么个破分。。。嗨。


---打住---

我。。。无所谓,同志们仍须努力啊!

(完)

2001年6月4日
-----------------------------------------------------
拉下老头重要一条



所有跟贴·加跟贴·论坛主页


送交者: 甄上瘾 于 June 08, 2001 10:45:20:


喜好挂在脸上,门槛故弄虚玄。使一线的头目受莫名的亲疏感缠惑。以至,要么揣摩上意,投机取巧;要么破罐子破摔,油瓶倒了不扶;只是无人奋力向前。岂能不坏事?

为君之道,天下为先。用将之理,信则勇。卸磨之前岂可乱谈杀驴?

老江要吸取这个教训。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論壇主頁|木匠藏書|楓葉特輯|攝影漫談|草木花卉|魚蟲鳥獸|靜物小品|燈光夜影|家有天才|蹉跎歲月|他鄉速寫|木匠鋪子|遊多倫多|故鄉中國|人物隨筆|小黑屋|

GMT-5, 2019-6-18 12:11 PM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