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碼
 註冊

掃一掃,訪問微社區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搜索
查看: 1712|回復: 3

山西记者揭露工程造假入狱8年 始终拒绝认罪

[複製鏈接]
糟木匠 發表於 2006-12-14 08:23:1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山西记者揭露工程造假入狱8年始终拒绝认罪
率先揭露山西运城假渗灌工程因言获罪,8年后出狱称永不言悔

莫须有的罪我不认,我不过是说了句真话


旁白:1998年5月27日,《人民日报》读者来信内部版刊登了《山西青年报》记者高勤荣的《山西省运城搞假渗灌浪费巨额资金》的文章,揭露了运城地区为了迎接上级的现场会而突击建造假渗灌工程导致国家2亿多巨额资金被浪费的现象。其后《南方周末》、《焦点访谈》以及众多媒体在同年9月份连续就山西运城耗资2亿多的欺上瞒下的“形象工程”作了报道。


不久,山西省纪委有关人员找高“谈话”。1998年12月4日,高勤荣去北京反映情况,被跟踪而去的运城警方连夜带回运城,纪检、公安人员随即搜查了高勤荣在太原的家。


1999年4月,运城市检察院以涉嫌受贿罪、诈骗罪、介绍卖淫罪,对高勤荣提起公诉。1999年8月13日,运城地区中级法院以“受贿罪”、“诈骗罪”、“介绍卖淫罪”分别判处高勤荣有期徒刑5年、3年、5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2年。


报道造假工程


沿路都修了一排渗灌,像一个个水泥炮楼


就是一个本能,发现了,就要说出来


记者(以下简称记):时隔8年回到家,心里的感受是什么呢?


高勤荣(以下简称高):回到家,看到家里女儿在墙上贴着那么多明星的照片,还有卡通画,就觉得这真是一个温馨幸福的港湾。8年了,我在铁窗下,出来看到这些,我就想流泪。一方面我很高兴,我见到了8年没见的女儿,一个方面,我又觉得很沉重,很悲愤,这么多年,我写了100多份申诉材料,100多位专家为我的案情上书,可是8年了,一个抗日战争都过去了,我还没有取得胜利,心里又觉得特别悲哀。
记:你入监狱的时候是39岁。正是最年富力强的时候。


高:对。


记:当时渗灌工程造假的事情,你是怎么发现的呢?


高:我去运城写一篇报告文学,在坐火车的时候,就听到当地几个老百姓在那里聊,说运城在搞渗灌工程,传着这么一个顺口溜:“美国卫星在侦探,发现运城在备战,日本走了50年,运城炮楼又出现。”我就向他们打听,老百姓就向我抱怨,说,运城是出名的黄泥地,水是不可能渗透下来的,都被黄泥堵住了,当地还突击修建渗灌工程,迎接现场会。下了火车我就找了个车,沿着公路两边看过去,就看到为了迎接现场会,沿路都修了一排渗灌,像一个个水泥炮楼,走近一看,有的就冲着公路修了一个弧形,有的里面都是杂草,连池底都没有用水泥封上,怎么可能存水呢?老百姓民怨沸腾,真是弄虚作假,劳民伤财。后来我通过一些途径了解到这个假工程居然花了两亿多,真是很气愤啊。


记:你写这个报道的时候,有没有预料到接踵而来的巨大风波?


高:真是没有想到。当时就是一个本能,我发现了,我一定要说出来,也不是为了整某个人,我是要你们改正。我就是一个文人,总把世界想象得很美好,觉得自己不做亏心事,别人也不能把我怎么样。


记:运城是你的家乡,揭露了这些也就意味着你要跟某些父母官为敌,你犹豫过吗?


高:一分钟都没有。我是个耿直的人,你对了我表扬你,你错了我就要批评你。当时太原的市委副书记的儿子的事情我都报道过。这好像就是一种记者的本能,发现了,就要说出来。不管是黑的还是红的。


一边等,一边抗争


一个老头远远地对着我喊“你要硬硬的挺着”


莫须有的罪我不认。我不会低下头,爬出来


记:当年参与过审判的人员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曾说你是个没有职业道德的记者,你对自己的评价是怎么样的呢?


高:我们做事情,不需要别人评价,我们自己有一个准则,只要你觉得自己走的路正,你就挺起你的胸膛。


记:你不觉得愤怒吗?如果是莫须有的?


高:愤怒,但是我没有把它们当回事。我只要对得起党和人民,就够了。


记:还记得当时审判你的情景吗?


高:记得,我在看守所呆了9个月。其实犯人有恶的一面,也有善的一面。我在看守所里,他们对我都非常好,我经常给他们讲道理,讲法律,讲形势,他们还推举我做号长。我走的时候,我们看守所的犯人都吃不下饭。开庭那天,从早上开到晚上天黑,宣判完离开法院要转到监狱的时候,好多群众都在路边等着,看到我都拥过来,往我手里塞吃的。我当时嚎啕大哭。有一个老头,远远地对着我喊:“你要硬硬的挺着!”我听了之后就开始哭。


记:很感动。


高:非常感动。我觉得他们没有忘记我,没有忘记我所做的事情。


记:即使你被判12年,是不是也没有想过自己真的会一直呆这么多年?


高:没有。还没判的时候我就想,判决总要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总以为自己很快会出去,没想到会判12年,更没想到会在里面把刑期坐满。就算判决的时候,我也只觉得很气愤,火得不行,都没意识到这12年意味着什么。


记:你绝望过吗?


高:当我在监狱里度过渺无音讯的3年之后,多少次希望来了又破灭了,我真是绝望了,曾经想过死。


记:你最后是怎么战胜自己的呢?


高:强迫自己看书,跟里面的朋友聊天,互相劝,有的说,我判了20年,我判了无期呢,你才是个小徒刑!


记:只能用这种阿Q精神鼓励自己。


高:只能这样。那就等,一边等,一边抗争。这8年来每年抗争,每月抗争,每日抗争,可是一直没结果。


记:你抗争的方式是什么?


高:申诉是我的权利。每个月都有10多封信往外发,可是到底外面有没有收到,我都不知道。


记:没有回音你为什么还要写呢?


高:这是对我的一种精神支持,没有回音也要写。


记:你把申诉当成自己的一个精神支柱。


高:对。我觉得上帝总会被感动的吧。


记:总觉得会有结果。


高:总觉得会有结果。实际上没有结果。我在监狱里办监狱小报,全国监狱报纸好报道评选,我一下子拿回两个一等奖,这8年里每年都拿回很多奖,按我减刑的情况,我7月份那一批就该出来了。可是说我因为一直没有认罪,就不让我出来,我当时特别难受,我多想出来啊。监狱领导说,你就低一下头吧,写个认罪书走个形式就出去了。我说不,我没有罪,我认什么罪?


记:即使形式上做样子也不愿意?


高:我要维持我做人的尊严。在监狱外,我是个正直的人,在监狱里,我同样还是个正直的人。


记:如果你写了这个认罪书呢?


高:我自己都会看不起我自己。就像那首诗歌,“爬出来吧!给你自由!”不,我宁肯坐在里面再呆上四个月,我也不会低下头,爬出来。


记:据说你这8年来,始终没有认罪。


高:我为什么要认罪呢?关于我的三个罪名都是莫须有的。


记:其实外面的人也一直没有忘记你。


高:支撑我这些年活下来的,一个是家人,一个就是外面的人零零碎碎不断传进去的关心,还有各种报刊的报道。这些都是希望。


旁白:高勤荣入狱后,众多媒体都在为高勤荣鸣冤,知名作家、学者、画家、新闻工作者和大律师,100多人上书全国人大、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为高勤荣鸣冤未果。高勤荣的妻子段毛英从此走上漫长的申诉之路,先后30多次去北京为丈夫的案件奔走。
失去的世界


看到那个密密麻麻的日程表,我真想跪在她面前


走的时候老爬在我背上的孩子,现在已经1米65了


记:你的妻子,为你做出了非常大的牺牲,包括一个人抚养年幼的孩子,一个人到北京去为你申诉。


高:我进监狱以后,她就靠每个月七八百块的收入抚养孩子,我在监狱也需要开销,她还要去北京给我申诉,她经常是晚上坐最晚的一班汽车去北京,第二天早上6点到北京之后就去办事,晚上再坐夜班车返回,这样就可以省下两个晚上住宿的钱。实际上,她很多时候找不到人,都是被人赶来赶去,只是在某些机关门口坐一下午,徒劳无功地回家了。我出来之后,她拿给我一个表看,那是她这些年密密麻麻的日程表,写着哪年哪月去了哪里(鸣冤),我看到那个,真想跪在她面前,跟她说一句“对不起。”


记:你说了吗?


高:我说了。我欠她的太多了,一辈子都还不上。她什么都没说。只是哭。


记:你的事情,瞒了孩子8年?


高:她一直以为我在国外。一直到12月3日那天,原定我那天出来,我爱人才对孩子说:你知道爸爸去哪里了吗?孩子说,不知道。又问妈妈,你不是说爸爸在国外吗?我爱人说,不是出国了,你爸爸因为反腐败被人打击报复陷害到监狱里去了,今天他就要出来了。


记:她能接受这些吗?


高:(流下了眼泪)我女儿内向,只是哭,什么都不说。我爱人后来拿了很多关于我的报道给她看,她一边看一边哭。


记:为什么一直不让她来看你呢?


高:我怕影响她的学习。我到了监狱之后,曾经给她打过一次电话,她说你是谁啊,我说我是爸爸,我说,你想不想爸爸?她就嚎啕大哭,再也不说话了。从那以后我再也不敢给她打电话了。我怕她的情绪受到影响。


记:那天你见到她的时候,是个怎么样的情景呢?


高:我回来的时候是星期四,因为孩子的学校距离家特别远,她跟妈妈都住在阿姨家,周六她跟着妈妈回来了,我一看我走的时候老爬在我背上的孩子,现在已经1米65了。我一下子抱住孩子,说:


“乖乖,你想不想爸爸?”孩子也不说话,就是点着头哭。


记:你觉得她能理解你么?


高:能理解。我就告诉她,乖乖,妈妈也跟你说了,爸爸是怎么回事才进的监狱,爸爸没给你丢脸,也没有做对不起党和人民的事(泪流满面),我说,乖乖你不要自卑,爸爸是为人民说话才进去的。


你一定要把腰杆挺直了,好好学习。她就直点头。


记:你觉得8年没见,女儿对你有隔阂了吗?


高:有。我今天去和她还有我爱人吃午饭,饭桌上我跟她说什么,她很腼腆,就是点头,从来不主动说什么。不会再像小时候那样缠在我身上了。我看了也很悲哀。她毕竟大了。


记:慢慢地,这种天生的亲情会回来的。


高:是的,会过去的。看到孩子和她妈妈,我觉得我失去的世界又回来了。


记:好好活着。


高:好好活着。


旁白:现在高勤荣最大的心愿一个是想回到自己热爱的新闻行业工作,一个是希望让女儿转学到家附近的太原五中读书(目前为了照顾女儿,高的妻子只能住在女儿学校附近的姐姐家里),这样一家三口就可以天天团聚在一起。目前,高勤荣正为此而奔走着。


永不言败,永不言悔


我骄傲我是个记者。我不过是说了一句真话


申诉的过程就是反腐的过程。我要把这场战役打下去


记:你还为自己曾经是个记者而骄傲吗?


高:我骄傲。我不过是说了一句真话。不要因为个人的一点得失而不敢说真话。要想这个民族富强起来,必须学会说真话。如果记者再不敢说真话,这是这一行业的悲哀。我们是人民的代言人啊。


记:你不觉得自己付出的代价太大了吗?


高:以我个人来说,这个代价很大,可是既然走到这一步,我只能接受它。


记:你付出了8年的自由作为代价。


高:(沉默)我遗嘱都写过。其实我一点都不怕。


记:你觉得值得吗?你自己思考过这个问题吗?


高:思考过。但是没有答案。


记:你为什么喜欢做记者?


高:可以替人民说出他们想说而说不出的话。


记:你始终没有为自己所做的事情后悔过?


高:没有。


记:就算为了你的家人?


高:也没有。我爱人支持我所做的事情。正因为这样她才有力量去为我奔走,如果我真的是个罪犯,也许她早就离开我了。


记:你自己的所作所为赢得了她的爱和尊重,她才会如此为你付出。


高:是的。

记:如果你的事情永远都没有说法?


高:这也是有可能的,我只能一边发展经济,一边写写书。没办法,不接受也得接受,就像坐监一样,不愿意坐也得坐,人总得生活下去,活下去。

记:一边生活一边申诉?


高:永不言败,永不言悔。我还是要申诉奔走下去。因为申诉的过程就是一个反腐的过程。我要把这场战役打下去。


记:这是个不对称的战争。

高:没有硝烟的战争,但是我依然会打下去。怕也没用,只能斗争。起码我尽了我作为一个人的力量。我问心无愧。


记:这种经历,这种磨难,会让你变得愤世嫉俗,或者憎恨周围的世界吗?


高:不会。我觉得这是我们国家,我们社会发展所必经的一种历程,或者是局部发生的,但是社会总是会进步的。就算有时候天会下雨,但是晴天总是很快会来的。



高勤荣,1955年1月19日生,中共党员,原山西青少年报刊社记者,后借调至新华社山西分社《记者观察》杂志社工作。1998年5月率先揭露运城地区弄虚作假大搞假渗灌工程。同年12月4日被刑事拘留,12月26日被逮捕。1999年8月以“受贿罪、介绍卖淫罪、诈骗罪”罪名被判刑12年。2006年12月7日,高勤荣终于刑满释放(因为狱中表现好多次立功共获得4年减刑),回到他现在已经一贫如洗的家中。



12月12日,高勤荣接受本报记者专访,详谈他的狱中八年…

[ 本帖最后由 糟木匠 于 2006-12-23 01:22 PM 编辑 ]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論壇主頁|木匠藏書|楓葉特輯|攝影漫談|草木花卉|魚蟲鳥獸|靜物小品|燈光夜影|家有天才|蹉跎歲月|他鄉速寫|木匠鋪子|遊多倫多|故鄉中國|人物隨筆|小黑屋|

GMT-5, 2019-3-21 09:28 AM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