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碼
 註冊

掃一掃,訪問微社區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搜索
查看: 1258|回復: 2

陆定一的老婆丑化叶群,林彪发彪文革开始

[複製鏈接]
糟木匠 發表於 2007-1-28 07:36:5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以下的文章摘录于李雪峰的文革回忆录,这一截很重要。。。

***********************************

5月中央政治局会议一般说法是3日开始,先召开了几个座谈会,由康生,陈伯达,张春桥介绍情况。我更多的精力是放在北京市、华北局,准备开汇报工作会议。工作十分紧张。

5月7日中央文件正式通知,我去北京接彭真的工作任第一书记,主持北京市的工作。

5月11日下午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由刘少奇主持。少奇,小平,总理等副主席都坐在主席台上。毛主席仍在外地没有回来参加。

我坐在第一排,面对主席台的左手。我左边是聂帅,右边是彭真。我走进去,坐下看见桌子上放一张文件,字有核桃大,我拿起来看是林彪的手书,未看得很清楚,大致是说他证明:

(一)叶群和我结婚时是纯洁的处女,婚后一贯正派。
(二)叶群与王实味、XXX根本没有恋爱过。
(三)老虎,豆豆是我与叶群亲生的子女。
(四)严慰冰的反革命信所谈的一切全系造谣。

彭真已经知道是我接他的工作,他交待我去后应注意的事。他站在那里俯身对我说:“你去了之后。。。。。。”

他刚开始讲,有人在后面,手里拿着什么资料念。彭真一听就火了,态度激昂,回过身朝着后面大声说:“谁是第一个喊叫万岁的!”证明历史上是他先喊主席万岁的。坐在主席台上的少奇马上制止,吵架就停了。

此时,当我拿起来看林彪的手书,还未看明白,就听聂帅拿着林彪手书,生气地冲着主席台上的人说:“发这个做啥?收回!”这等于给主席台上提意见。

这事与政治局又没关系,这种事还发文件,丢人!可笑!这个文件是针对陆定一和他的夫人严慰冰的。这么严肃的会议,发这种文件,真让人啼笑皆非!很快文件就收回了。

不久,中央派人通知彭真,停止他出席会议。

从会上看,刘少奇是同情彭真的,认为他有错误,但不同意这么搞。看得出少奇有气,压力很大,表情不自然。他主持会议,等于反对他自己。总理也很慎重,不讲话。康生挺得意。

5月16日上午9时,在人大会堂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第二次全体会议,会议仍由少奇主持。小平讲话,介绍“五一六通知”内容。

讨论通知时,大家都是赞成的,没有提出不同意见。因为是扩大会,少奇说所有参加会的人都有权举手。全体举手通过,一字未改。这个“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通知”,因为是5月16日通过的,又叫“五一六通知”。通知重点批判“二月提纲”,说它是“反对把社会主义革命进行到底,反对毛泽东同志为首的党中央文化革命路线,打击无产阶级左派,包庇资产阶级右派,为资产阶级复辟作舆论”,是“彻头彻尾的修正主义”。“撤销原来的文化革命五人小组及其办事机构,重新设立文化革命小组,隶属政治局常委之下”。通知中最严重的话是:“混进党里,政府里,军队里和各种文化界的资产阶级代表人物,是一批反革命的修正主义分子,一旦时机成熟,他们就要夺取政权,由无产阶级专政变为资产阶级专政。这些人物,有些已被我们识破了,有些则还没有被识破,有些正在受到我们信任,被培养为我们的接班人,例如赫鲁晓夫那样的人物,他们正睡在我们的身边,各级党委必须充分注意到这一点。”“通知”一通过。形势就严重了。

这次会议还通过了中央工作小组关于罗瑞卿错误问题的报告。

会议休息了两天,到18日继续开,仍是刘少奇主持。林彪在会上发表讲话,即有名的“五一八讲话”。

林彪在正式讲话前问陆定一:“我对你怎么样?”

陆定一说:“很好。”

林说:“我对知识分子历来是很尊重的(言外之意,我知道你是大学生),你怎么那么整我?”

因为林彪点了名,会后,政治局常委决定停止陆定一出席会议。散会了,我们知道常委在那里开会没有走,陆定一在旁边屋里等着。

邓小平喊我进屋,让我和李富春去和陆定一谈话,通知他不再出席会议。

富春非要我领头。我让他:“你是政治局的。”

我们俩站起来,从开会的地方到陆定一房间的门口只有几步路,谁也不愿意走在前面,一直并行,走得很慢。走到门口,他推我,我年轻,只好服从。一进门,我就靠边坐下。坐下后,应由他先说,他又推说让我先说。陆都看到了。我只好先说。传达了邓小平的一句话:“中央决定从现在起停止陆定一同志出席这个会议。”这是邓小平找我谈的,谁找富春说的我不知道底细,只能讲这一句。既不能批评,也不能同情。

陆定一说:“雪峰同志,我可是要搞共产主义的,我还希望我能看到共产主义!”他讲话的声音很大。看出他负担很重。我们也无法回答。

我劝慰:“会议定了,休息吧。事情总会弄清楚的。”富春也说:“是啊,事情总会弄清楚的,中央决定。。。。。。”

林彪讲话事先做了准备,他有个简单提纲,字有桃核大,他说:“这次是政治局扩大会。上次主席召集政治局扩大会,集中解决了彭真的问题,揭了盖子。这一次继续解决这个问题。罗瑞卿的问题,原来已经解决了。陆定一、杨尚昆的问题,是查地下活动揭出来的,酝酿了很久,现在一起来解决。四个人的问题是有联系的,有共同点。主要是彭真,其次是罗瑞卿、陆定一、杨尚昆。”他杀气腾腾,大谈“政变”,从古到今,包括世界各国政变,认为我们社会主义国家也会有。他没有点名,但大家都知道是指刘少奇。刘没有讲话。

林对杨问题的讲法也同邓小平对我讲的不同。小平说:杨尚昆是单干户,他是有事。但是什么事,他没有说。

5月23日,会议通过对彭、罗、陆、杨的处理决定,进行专案调查。调陶铸担任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兼中宣部长,调叶帅任中央书记处书记兼军委秘书长,我任北京第一书记。讨论时我说:“我一个人不行,调一个人做副书记。”候选人提了两个人,吴德和华北局什么人。1936年我和吴德搭过班子。他在枣园工作过,康生了解他。最后决定吴德任第二书记,郭影秋,高扬文,马力为书记。

24日又发了“关于陆定一和杨尚昆同志错误问题的说明”,这两个文件都下发到县团级。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論壇主頁|木匠藏書|楓葉特輯|攝影漫談|草木花卉|魚蟲鳥獸|靜物小品|燈光夜影|家有天才|蹉跎歲月|他鄉速寫|木匠鋪子|遊多倫多|故鄉中國|人物隨筆|小黑屋|

GMT-5, 2019-6-18 12:32 PM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