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碼
 註冊

掃一掃,訪問微社區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搜索
查看: 1162|回復: 2

[掙不斷的藍線] 挣不断的蓝线(6)她要嫁人了

[複製鏈接]
糟木匠 發表於 2013-4-9 18:13:2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糟木匠 於 2013-4-10 09:04 PM 編輯

我说她的粗俗,你不要误解她,她是那个时代的产儿。她忠实于她的时代,所以我们不可以苛求她。然而,如果今天还有人醉心于奉行那种你死我活的文化,除了叹息,你还能说什么呢?     

她有她的优点:诚实,刚直。我想,如果谁可以把她放入某种和谐友善的文化中,她也可以是个温柔,人情味十足的女人。
            

06s.jpg


「六」

那年的冬天,她在水利工地上,领著七百名扎紧了裤带的农民搬运土方。农民们在学大寨旗帜的指引下,在东边挖个大水坑,说是修建储水池。把土运到西边,把西边的水坑填平,说是改造冷浸田。     

我到工地,去为学大寨的成果展览收集一些数据。在一片红旗飘扬和打夯号子的悠扬声中,大喇叭里正在声讨两个月前成了阶下囚的四人帮破坏学大寨的罪行。在一辆翻到的板车边上,看见她正在训一个小老头儿。她的官帽儿虽然大了好多,但一见我来,便扬扬手,让那小老头儿去了。     

大水坑挖得很深,三天後,那小老头儿死于一次塌方中。

“小老头"其实才二十九岁,好不容易说上个媳妇儿,两年前的夏天,那媳妇儿在要过门的几个月前,捞猪草时淹死在一个小水塘里。媳妇儿去了後,大家就说这小老头儿变得不太正常。     

小老头死了,她对我说,非常後悔最後给小老头的那顿严厉的
呵斥。她整整两天没有说话。老乡们不可能不宽容,没有人需要对塌方的事件负责。

我的材料写完後,她就把指挥权交给别人,离开工地,回家了。

    家里人已经悄悄地告诉我,国家有关的知青政策会变,上大学的机会或许还是有的。我曾两次有意无意向家里人提到过她,家里人对我的严正警告是坚定,立即,没有任何商讨余地的。     此後我不常见她,她找我时我多少有点有意躲避。躲避了两次後,我找不出能躲第三次的理由,只好又和她在小树林里见面了。 也许是瘦,她显得清秀了好多。
   
在小树林里,我事先准备好了的一套话毫无用处。奇怪,看来她似乎根本没打算对我说什么。

我只好把原来准备作为结尾的话当做开头。她苦笑了一下,在我只说出 “我很感。。。"三个字後,就把我的话头给打断了。

她深深叹了一口气:“我知道你在躲著我,你不可能喜欢我,我也不配你。我知道,这不可能。"她的泪水涌了出来,“我叫我自己不要想你,可你偏偏老跑进我的梦里。"     

她抹了一把眼泪:“今天到这儿来只是想告诉你,我要嫁人了。"

“嫁人?嫁给谁呢?"我倒吃了一惊。两眼直盯盯地看著她。

“王书记介绍的,是个转业的排长。就是那个老是叫你帮她抄歌谱的“小人精",徐红红她堂哥。"

“那好,那好。"我含糊地说。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我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他想今年秋天就结婚。我扔下话了,秋天就秋天吧。迟早都是那么回事儿。"她仰头看著天,再也没说话。

我们在那儿一直呆到天黑,没有月亮的夜很快就黑透了。我向她暗示我很饿,她点点头,表示明白。

我咽下一口口水,掉过头离开了。我走了十多步,回头看了看,她那一条黑影儿仍旧僵著。


本节后记:

事实上,那“小老头"是死在湖北省京山县境内的高关村。我参与过高关水库主坝的修补。那是一座四十九米高的水坝,塌方数次。“小老头"死于取土场的土崩。他的身体,被崩下的大石块压成了肉泥。收尸时是用吊车把石块吊开,用铁锹把肉泥刮起来,裹在一条床单里了。他不是我故事里的主角,只好那么几笔带过了。

复旦大学坐落在上海市郊宝山县的五角场镇。在镇上一家影院放映电影 “老井"时,我在流泪,可身边的一位女同学说:“会有这样的事?什么人都可以给社会主义抹黑!"     

雲遊仙人  發表於 2013-4-10 00:52:59
从懵懂到明白,一段感情的取舍也是反反复复的,她嫁给她该嫁的人,也是好事,她和你就是两条平行线,无法相交的!没有对错可言!傻妞
 樓主| 糟木匠 發表於 2013-4-9 19:08:52 | 顯示全部樓層
附录:回应我的朋友们

飄在海上(喜欢看大叔写的故事,欣赏了~):谢谢你。

平畴千里(精彩故事,欣赏):不精彩。我想会是一段很平常的故事。

nf79550(湖北省京山县,俺们隔壁县,嘿嘿):天门洪湖?鱼米之乡。

包烟小子(越往后似乎越有些悲凉的味道):人生没准总有几段悲凉,只要有一颗平静的心就好。

月亮辫子(就这样..结束了?):还没上正题呢。

黑白留言(故事该有个转折了,接着看:)):但愿我的故事没有太多的曲折。

mixiaoxi(今天一气看了两篇,对于那个年代,不知为什么,我总是想去经历一下):没有经历过,绝对是福气。不过我经历过了,除了记忆里的苦涩,我是仍旧把这些经历当成我的精神财富的。

红酒女人_(没有开始就结束了.不知道她后来过得好不好?!):正题还没有开始呢,下一篇才会进入故事的正题。我的标题是“ 挣不断的蓝线”。其实我也不知道现在她过得好不好。但这根蓝线一直在我心中。

huabanyu飘飘(晚上好!谢谢你的支持!很喜欢你的文笔风格,所以会常来你这里的!!):谢谢你。

tcwangbin(现代的年轻人是理解不了这些的):我明白这一点。这就是我 另开一搏的主要原因。有些人看到这些陈年旧事会很烦。

铁胆超人(木匠不仅照片拍的好,文章也很棒。找个地坐下来满满欣赏。):过奖了,凑合着吧。

比橙色多一点(无论背景怎样,无论思想有怎样的局限,有一点是共通的:寻找美好的感情,心有所依。
京山除了大米好,好象生产石灰?或者,是什么矿?反正白白的又灰灰的。:更广泛一点是‘追求幸福的生活“这种人类的共同美好期望。产石膏的是京山旁边的应城县,当地人叫”膏矿“;”绿林英雄“中的绿林二字,来源于京山县。

谢谢各位朋友!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論壇主頁|木匠藏書|楓葉特輯|攝影漫談|草木花卉|魚蟲鳥獸|靜物小品|燈光夜影|家有天才|蹉跎歲月|他鄉速寫|木匠鋪子|遊多倫多|故鄉中國|人物隨筆|小黑屋|

GMT-5, 2019-1-17 10:03 PM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