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碼
 註冊

掃一掃,訪問微社區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搜索
查看: 1355|回復: 2

[掙不斷的藍線] 挣不断的蓝线(8)一条挣不断的蓝线

[複製鏈接]
糟木匠 發表於 2013-4-9 18:14:4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糟木匠 於 2013-4-10 09:06 PM 編輯

蓝线,是我的命运之线。我自认为是一个刚强的男人,对命运,原本我是不信的。我对生活的所求不多,没有太高的物质欲望。可人生一步一步地走过来,对自己的命运又何尝不是一样的无奈!

想想想,不知是想清楚了还是想糊涂了,我感觉在某种特定的文化下,你无法把握你自己的命运,要不然,这世上就不会有悲剧了。

我愿意为自己的那点事把她拉入困境么?当然不愿意!可是,最後还是不知不觉地完全搅乱了她那原本简单的人生。

“挣不断的蓝线"。 挣不断,很无奈。
            


08s.jpg


「八」

支书铁青著脸,正在那里发火。原因是因为去年冬天平整土地成果的报告没有其他生产大队的数字造得大,而今年化肥的分配正是根据那些数字来的。到手的化肥比别的生产大队少了许多。

俗话说,在自己家里骂别人,眼前正应了这个景儿。     两个会计,一个统计员,一个通讯员,就像老老少少四个乖儿子,被骂得一声不吭都在那儿垂著手站著。我毫不知趣,上前就说了我要请假回武汉。

支书眼睛一瞪,并不问我请假的原因就粗口骂道:“你他口想拆我的台!眼下抽水抗旱,除草施肥,我他口连睡觉都没时间,你他口倒有功夫回武汉去闲逛!"     

平素对我很好的支书一下发这么大的火,家里人等著我一起上路呢,我却在这里碰了个大钉子。我无可奈何地找副支书,副叹了一口气,说:本来不是什么大事.要是没有找过支书,跟他打个招呼就行了,现在支书既然表了态,他就不便再说什么了。他告诉我,这是党性,是坚持党的一元化领导所必须的。     

我又找了其他领导,有的说行,有的说不行。说行的,叫我先等几天,等支书的火气儿消了再试试;说不行的,劝我打消这个念头,支书这人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     

我说不能请假,那就算了吧。家里人责怪我不会看风色,好端端挺简单的一件事,竟弄成这个样。我茫然不知所措,不知不觉地走到了已很久没去的她家。

她是个忙人。离她结婚的日期只有四天,她才开始打点她的嫁妆。一见我,首先是一愣,然後满脸笑容,
虽然她明知道我不抽烟。 还是请我坐下抽烟,喝茶。

她喜孜孜地给我看她的嫁妆:一套全新的毛主席著作四卷,是公社王书记送的;一个黄色军用书包和两条毛巾,是公社团委送的;一张大木床,一张小桌子两把椅子,油著喜庆的大红色,自然少不了放在小柜里面漆成红色的便桶;两床新被子两个新枕头再加上十来件新衣服。

我粗略地看过了她的嫁妆,打断了她的客套,对著满屋子人,直截了当地说有急事找她。她又愣了一下,对我说:“还去那儿吧。"

于是第三次,我们相会在那树林里。不过这一次,是公开的,好多眼睛在老远盯著我们。

雲遊仙人  發表於 2013-4-10 01:04:10
不会看机会说话,事就复杂了!看来你要求她为你说话,又去了小树林!她就是那条蓝线吗?傻妞
 樓主| 糟木匠 發表於 2013-4-9 18:15:02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糟木匠 於 2013-4-9 07:10 PM 編輯

附录:回应我的朋友们

比橙色多一点(那时对她,没有现在这般认识吧?尤其在特定的环境下。后知后觉,才有那扯不断的蓝线~
我想,唯愿她幸福,是你对她最好的缅怀~)
:那时候,头脑里想的东西完全不同。如果简化一点说那时心里在想什么,真最重要的应该是:要好好表现,要得到组织上和领导的信任。

认真仔细地把这些说清楚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比如说,我们那时都在“要求进步”,具体地说,究竟什么是“要求进步呢,那恐怕真不是三句话五句话能说清楚的。

hill_03(电影看多了,现在就想把滚动条拖到后面先瞅一眼最终结果,再回头慢慢品味每个人走到最后的不同过程):後来的结果你知道,我上大学了,在科研机构工作了几年,然後出国了。

419338583(叔叔一口气写这么多了阿…写慢点吧,五。还没看呢九都快出来了…我把有些事记下来,有时候看看,感觉挺好的,现在要按照原来的日记写现在的故事了。):不是现在一口气写的,这是我早年写的,现在翻出来,稍微改了一下重贴。

红酒女人_(天哪,那个年代人家一屋子的人你去找她干吗呀?你不会让人家把婚事黄了吧?):那时候真的很傻,对事情的坏结果完全没有预料。

红酒女人_(请不了假你就跑呀,有什么大不了,就农村嘛有那么多规矩?):看你这无组织无纪律的!哈,老头账本答你的说法挺好:tcwangbin(红酒有所不知,那年头不许请假你就真不敢走,我也在生产对待过,不听话哪儿成啊。):偷偷跑掉是绝对不可以的。

黑白留言(俺设想一下,她帮你去支书那说情了,帮你顶着,你走了,她挨剋了。。。。婚事泡了,哈哈~还是耐心等你写吧:))):差不多是这样,不过不完全是这样。”她“的官比大队支书大一点。正是因为她的官大,我把问题想简单了。

谢谢各位朋友!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論壇主頁|木匠藏書|楓葉特輯|攝影漫談|草木花卉|魚蟲鳥獸|靜物小品|燈光夜影|家有天才|蹉跎歲月|他鄉速寫|木匠鋪子|遊多倫多|故鄉中國|人物隨筆|小黑屋|

GMT-5, 2019-3-25 10:54 AM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