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碼
 註冊

掃一掃,訪問微社區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搜索
查看: 1302|回復: 2

[掙不斷的藍線] 挣不断的蓝线(10)她开始躲著著我

[複製鏈接]
糟木匠 發表於 2013-4-9 18:16:3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糟木匠 於 2013-4-10 09:07 PM 編輯

在邓小平恢复高考制度之前,招收工农兵学员本来是有那么一条十六字方针的。但那十六字的方针实际上是一句空话。在那个时候,选拔工农兵学员的过程,实际上都是领导们说了算。     

恢复高考的事儿,1977年9月大学里有些人就已经知道了。10月初中央发了红头文件,而正式上报则是在10月10日。

10s.jpg   



「十」

我站住了不肯再往前走,她也只好停了下来。我看到她眼眶里含著眼泪。我说,这太离谱,不可以这样,不可以因为我把她的事情搅得一团糟。我拉她往回走,她站在那儿没动。

两个人在路中间站了一会儿,还是她打破了僵局。她吸了两下鼻子沉静地说:没用,已经吵了两架。现在回头,没有任何意义。她还说,现在去公社,已经不是只为了我,也是为了她自己。她告诉我,她一定得赢。她会赢。回头,她就输了。

她把输赢看得很重,我知道她看问题比我透彻。我不难战胜自己,默默地跟她走了,一路上两人没有再说话。

王书记不在。党委副书记给写了一张纸条,说是同意她和我去一趟武汉,找寻其它能弄到化肥的渠道。

在武汉,她找了在会议中认识的几个人,弄了几吨化肥。我则找了一套旧的七二年的高中教材。家里人找了几位老师
提纲建瓴,在十来天的时间里帮我恶补了一顿。

待我返回乡下参加高考时,才知道她的婚事已经吹了。我找不到她,她托人带给我一张纸条,叫我安心考试还嘱咐我一定要考好。纸条上说了三次她只是忙,说了
四次她一切都好。

高考结束後,我又找过她五六次。我知道她刻意地躲著我,心里非常难过。我想给她写信,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有天晚上,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点著小油灯,又一次有给她写信的冲动。     

有人敲门。门开了,就是我在前面提到过的那位徐红红。

徐红红一脸的笑,我觉得那是傻笑。说她傻笑,她并不傻,因为人家都叫她小人精。小人精首先研究了我桌上的小油灯:“怎么啦,买不到煤油?用柴油点灯,这烟挺大的。"     

我把嘴歪了歪,做个笑样,算是回答。

小人精对我那不太爱说话的习惯是清楚的,所以知道我并非刻意冷落她。“你对我也太见外了,” 小人精说: “去年你买不到肥皂,火柴什么的还来找我,别的忙帮不上,给你买几斤煤油还是做得到的。"     

我的嘴又歪了歪。

小人精夸张地一瞪眼说:“有人造你的谣呢。我这些日子为你辟谣把口水都讲干了。要不是我呀,我堂哥没准早就把你打扁了。"

我一惊,慌忙说;“是吗?"

小人精撇撇嘴,笑道:“你以为我这么卖弄啊,跑三里地来就是给你说这个?我给你带好消息来了。我和你呀,哈哈,都是百里挑一!高考下榜了,只有我们两人被初选上了。"     

小人精正在那里眉飞色舞,门又被推开了,站在门口的,是小人精的堂哥,在昏暗的灯光下,他脸若冰霜。

雲遊仙人  發表於 2013-4-10 01:19:13
虽然马上就要回城读书了,但她不理你了,不知因果!你还是挣不断这条蓝线,放不下她就是你有情有意呢!傻妞
 樓主| 糟木匠 發表於 2013-4-9 18:17:04 | 顯示全部樓層
附录:回应朋友们

  
聊洞(我和你呀,哈哈,都是百里挑一!高考下榜了,只有我们两人被初选上了。工农兵大学生是你们哪时的名称.你从公社进了大学,又是和她一起走进的大学,对一个人来讲,也是金榜提名时,喜事啊!):我们那一届是停止招收工农兵学员的第一批。1966年文革开始以後,学校停课了,乱了两年。1968年7月12日,毛泽东在人民大会堂接见中央文革碰头会成员时说:大学还是要办的,我这里主要说的是理工科大学还要办,但学制要缩短,教育要革命, 要无产阶级政治挂帅,走上海机床厂从工人中培养技术人员的道路。要从有实践经验的工人农民中间选拔学生,到学校学几年以后,又回到生产实践中去。

1968年7月28日,毛泽东接见北京大学的聂元梓等人时补充说:我说大学还要办。讲了理工科,但没有讲文科都不办。但旧的制度,旧的办法不行了。学制要缩短,教育要革命。

依照毛泽东的这两指示,先是有 “721工人大学”,后来又有 “共产主义劳动大学”,随後大多大专院校都开始招生——那时招生的方针是:“自愿报名,基层推荐,领导批准,学校复审”

一开始还有个“考试”,後来出了个“白卷英雄”张铁生,干脆连考试都免了。1968-1976年之间大专院校招收的学生就叫做“工农兵学员”,我们这一届不是。我们是恢复高考制度以後的第一届。

NJKat(好象一天之内看过了一个时代。 很过瘾!):那个时代和现在的差距挺大的。

aiyina33UFO((纸条上说了三次她只是忙,说了四次她一切都好。 )她真的很好.心底清晰.):她绝对是能力非常强的女人,那个时代造就了她。

许继胜(欣赏了,“已经吵了两驾”应该为“已经吵了两架”):非常谢谢你的指正,我立即改正了。

mixiaoxi(木匠,不好意思,我实在忍不住,把全集看了,就在刚才上班的时候,有想流泪的感觉。。。):原文写于1999年,是我写给我的朋友捷尼的信件。因为是信件,所以其中有些对话可能会莫名其妙。这次重贴,我略微做了修改(当然不能改写故事的结构)。

zk5200(工农兵,突然想起一句,听妈妈说那过去的故事~~~~~~~~~~~~~~~~~):这段历史不应该被忘记,历史的教训蛮大的。

月亮辫子(如果木匠没考上,也许你们还会有继续吧~?呵呵):以我的性格,如果1977年没有考上,1978年我会继续考。如果1978年仍旧没有考上(那就再也没有机会了),我会上後来的“电大”。


比橙色多一点(那个时代的人,把自己的经历说出来,就是不需要勾勒的小说~):其实,生活在那个时代都一样。每个忠实于时代的故事都是好故事——木匠还要努力。

七弦儿(木匠真有文采,呵呵):过奖了,谢谢。

红酒女人_(她爱,却不去追求偏离现实的东西,无私的爱,不知道女人有时的付出值得吗?多少年后,他回头看过吗?):在“文化不高”层面的人中,很多具有朴素的性格,对人真切。我老是想,中国文化精华虽多,糟粕也不少。为啥读书人一读书,十个里面八个九个就虚伪了呢(木匠有时也挺虚伪的,难以脱俗,不能例外啊)。。。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論壇主頁|木匠藏書|楓葉特輯|攝影漫談|草木花卉|魚蟲鳥獸|靜物小品|燈光夜影|家有天才|蹉跎歲月|他鄉速寫|木匠鋪子|遊多倫多|故鄉中國|人物隨筆|小黑屋|

GMT-5, 2019-3-21 08:49 AM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