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碼
 註冊

掃一掃,訪問微社區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搜索
查看: 1297|回復: 3

[掙不斷的藍線] 挣不断的蓝线(11)又进小树林

[複製鏈接]
糟木匠 發表於 2013-4-9 18:17:48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糟木匠 於 2013-4-10 09:08 PM 編輯

你以为我会挨揍吧?不会。 那时的我在乡下,从政治上时不时地受著歧视,但这种歧视迫使我说话时更加小心,思考问题更加慎密。王书记几年前在上千人的大会上这么说过我:“那小个子青年成熟,有气质,干活不怕苦不怕累,应该吸收他进入共青团。”

王书记这番话,对我在摆脱家庭影响的问题上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所以就一般而论,我在当时还算个有名有姓的人物。
   
11s.jpg


「十一」

多亏小人精徐红红事先告诉我了,使我不至于太慌张。我神态自若地站了起来。那位堂哥并未理会我,一把抓过小人精匆匆去了。

小人精的堂哥从部队转业後是公社教育革命领导小组的负责人。这次由他给初选上的人收集鉴定,整理档案。

三天後的下午,小人精慌慌张张地把我拉进那小树林。小人精说,她知道我和她那没成事儿的嫂嫂就在那儿约会,还说,那小树林是个约会的好地方。     

拐了老半天弯,小人精才铺开正题:“你这回完了,你的鉴定给写得非常糟。你肯定不会被录取。我想你迟早会知道这件事。所以只是想让你明白,我可没坑你害你,也不关我堂哥的事。"     

今天的小青年对那个时候的“档案”,“鉴定”之类的东西可能不太明白,那可是要命的事儿。一纸不明不白的档案材料进了你的档案袋,可以让你一辈子不得翻身!多少人就死在这么一张小小的纸片和短短的几句话上!我眼前一黑,差点昏倒。理智使我很快地清醒过来,我请小人精把话说清楚一点。     

小人精告诉我,做鉴定时只有三个人,她堂哥,支书和小通讯员。她堂哥简介了初选情况,我的高考得分比小人精高出五十六分。

支书情绪不坏,说:“好哇,咱大队出了两个秀才,好嘛!"

小通讯员在下笔前,小心翼翼地提醒支书,这么多年来,还没有一个生产大队能同时走掉两个大学生的事儿。如果只能走一个,这分数的差别,可能会带来的结果将是。。。     

支书一听,爽朗一笑,当即拍板:大学是无产阶级的大学,要首先确保我们贫下中农的子女不被排斥在大学的门外。

小通讯员大笔一挥,小人精徐红红的鉴定写得非常正面;我呢,在鉴定上当然是一个目无领导,不积极参加生产劳动,组织纪律涣散的人。

小人精说,她头天去县里问过了,根本没有名额限制这么回事。她一晚上没睡好,今天又想了半天,觉得还是告诉我的好,她还特意说,她的堂哥始终没说什么坑我的话。     

她家离小树林不远,我没有时间多想,也顾不得风言风语,立刻要去她家。她的婚事吹了,对她造成了摧毁性的伤害,从道义上说来我不能只是内疚,很多话我应该对她说清楚。

    小人精一见我要去找她,跺跺脚:“糟了糟了,我闯下大祸了!"

本节後记:在我的真实生活中,那次鉴定的内容是执笔人小通讯员透漏给我的,这种人在那个时候被叫做“两面三刀。其实,按照当时的档案管理制度,我永远也不会知道谁往我档案袋里塞了些什么。

雲遊仙人  發表於 2013-4-10 02:18:51
在关键时候出现这种不说人话的人,前途就葬送了!又不是阶级斗争,也不是敌对分子,不明白有些人咋就那么坏?傻妞
 樓主| 糟木匠 發表於 2013-4-9 18:18:25 | 顯示全部樓層
附录:回应我的朋友们

  
冰丽人(在档案里写个什么不好,那可能就影响一辈子的.):很多人对这一点是难以忘怀的。

平畴千里(我也想知道我的档案里有什么):现在的档案制度已经不一样了。现在,由本人签名的档案文件才有效。比如说认罪书,悔过书,没有本人签名的,没有法律作用。

※三十八画生※(害死人的档案。):的确是个很不好的制度,好在现在已经改变了。

aiyina33UFO((立刻要去她家。她的婚事吹了,对她造成了摧毁性的伤害,从道义上说来我不能只是内疚,很多话我应该给她说清楚。)哈哈..你早就应该这样做.):是,人应该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红酒女人_(那堂哥就是她的未婚夫吧?):是的。

黑白留言(一波三折,好事多磨呵~当时的心情可想而知~):我当时真的很想上大学,刀山在前面拦着我对会选择冲上去。

比橙色多一点(虽然没经过哪个年代,但从老辈人的回忆里也略知一二。那真是束缚人的天性的时代~):现在已经改变很多了。我认为人民有追求幸福生活的权利。

迟钝鸦鸦(故事结束了啊。。。就是结局看不太明白。。。也许我等不忙了,就来琢磨琢磨吧。。。):离结束还早着呢。毕竟是完全不同的时代,能明白多少就明白多少吧。

tcwangbin(让人想起反右,我在大学工作的舅舅八十年代才知道自己的档案里有一纸结论,内定右派,只是还没有公开而已,历史的悲剧!):绝大多数的右派都很冤枉。

NJKat(听木匠的故事,觉得那个时代的人,说的很少,但心理活动比现在的人多多了。无论好坏,都比现在的更刻骨铭心,难以忘怀。):那时候,常有人因为一两句傻话惹麻烦。所以普通人不愿意多说话。



谢谢各位朋友!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論壇主頁|木匠藏書|楓葉特輯|攝影漫談|草木花卉|魚蟲鳥獸|靜物小品|燈光夜影|家有天才|蹉跎歲月|他鄉速寫|木匠鋪子|遊多倫多|故鄉中國|人物隨筆|小黑屋|

GMT-5, 2019-6-20 02:27 AM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