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碼
 註冊

掃一掃,訪問微社區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搜索
查看: 1185|回復: 2

[掙不斷的藍線] 挣不断的蓝线(25)我被“她"当成好人

[複製鏈接]
糟木匠 發表於 2013-4-9 18:32:15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糟木匠 於 2013-4-12 05:55 AM 編輯

在“她的信中,一如既往地把我当成好人。我在她的心目中的“好",完全是她的虚幻。我是多么对不起她。
   
我只想心平气和地讲故事。就像我已经给你说过的。在写每一个事件时,我都会把人放在环境之中来写。我不会无中生有地去捏造我的坏或者好,我也不会为了某种效果去特意地渲染一些情节。



25s.jpg


「二十五」

世俗把某些没人味的人骂作“畜生",这实在是对动物的侮辱。因为动物绝对没有人那么乖颠。

比如说这位新丈夫,在黑灯瞎火中,从她的肉体上感受到的是畅快和满足。而开灯後看看床单,那畅快和满足竟然顿时化为乌有。

他满脸怒气,她则委屈地哭泣。这位丈夫忘记了教训,提到了我的名字。正在哭泣的她,猛地一下跳了起来:“你这混账王八蛋,他比你干净一万倍!"说著,又一次死命地打了他一个耳光,踢开门跑走了。

“她"在信中说,好人和坏人的差别竟是这样的大!她回忆说,当她在小树林中痛欲绝生时,我那不敢触碰她胆怯的模样之後想到的是娶她。令她顿时恨不得把她自己的全部都给我。特别是当她回到家後,从镜子中看到自己那凌乱不堪的模样,回味著我说过的话,竟然感动得再次下泪。

“她"还说,当她的半边脸被打肿,一大堆人都在幸灾乐祸的时候,我又一次地要娶她。就是铁石心肠的人,也不能不下泪。

“她"最後说,当她平步青云,周围巴结她的人成堆的时候,我却默默地,离她远远的。在那个时候,她觉得非常对不起我。她虽然不相信有下辈子,但她希望有。不论是男是女,她都要做我的朋友。

我读到这里,鼻子一酸眼泪流了下来。宿舍内只剩下老姜,他马上走过来,问发生了什么事。我支吾过去,把她的信收了起来。

如果说上次小人精的话令我脸红,令我心口微痛,现在的我却像被人剥光了皮放在盐缸里了一样。我恨我的虚伪,我恨我这种欺世盗名的行为。

我铺开纸笔,想立即给她写一封信,我要告诉她,我的家人对我的警告;告诉她,我很怕小树林中发生的事儿会被传开;告诉她,我那时是在刻意地躲著她;告诉 她,我离开乡下前,到她家给她留下那封长信时,心里其实十分希望听到的是:“她不在家";告诉她,我在最後一眼看那小树林时,心中有的是一种能侥幸逃之夭 夭的感觉!

我真恨不得能有一把公义的审判之火,把我的躯体与灵魂立即烧掉。不到半小时,我就写完了三张纸。老姜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却笑著说了一句非常老成的话:

“如果你现在很难控制自己,就什么事都不要做,静静地从一数到十,再从十数到一百。"

我照老姜的话做了。我的理智让我把已写好的三张纸撕碎了。是的,“她"的心头已经被刀割了,我何必再撒上一把盐呢?就让她去给一个根本不存在的“好人"立一座能使她聊以自慰的虚幻之碑吧。

雲遊仙人  發表於 2013-4-10 03:52:58
很难说她误解这段感情,换成是我也会这么认为,你爱她的!要不你不会失态和内疚!傻妞
 樓主| 糟木匠 發表於 2013-4-9 18:32:32 | 顯示全部樓層
附录:回应朋友们

淡水蝦米oO○(嗯,只要她自己开心就好,不必多费口舌去增加她的伤痛,理清了也没意义):是。对女人好,包括适当地 “欺骗” 一下。我的一位哥们很直,说真么话都直统统的。她老婆总是对老公说:你说话总是这么难听,对我多好都打了折扣。你就不会骗我一下给我一点遐想,假装成你离不开我?。。。哈,这是真的,不是开玩笑。其实,需要哄着才乖的小女人挺可爱的。

※三十八画生※(好!情真意切.被你们感动.):我们那年代初走过来的人,颠簸经历中的点点滴滴,包括儿时的淘气和成长中的恶作,都成了精神财富了。

追寻健康(看完后鼻子有点酸酸的。):我在打字的时候都会鼻子发酸。这次只是整理旧稿,不是新作。

蒹葭的苍苍(“她”可真可怜~~~):我知道她很可怜。在外表上她一直很强悍,刻在内心——恐怕没有几个人知道,她很弱,就是那种有着强悍外表的弱女子。

kakawa_197(老姜的话,是说得及时;冷静下来,也能免去一些儿伤害):当一种“正直”——比如说用手指从伤口中挖出一颗子弹——会更加地创痛伤者时,还是选择沉默比较好。

添雪齋(木匠兄好~  復活節快樂。你那也放假了吧~):放假了。星期五耶稣受难日,没有任何人工作的。昨天小老板之一,一位葡萄牙人感概地说。这么微妙宏大的世界,没有上帝,怎么可能被创造?没有耶稣的拯救,人民怎么可能的安宁。真不可思议为什么会有人不信上帝,不信耶稣,不信玛丽亚是童贞女!

tcwangbin(木匠,来世做牛做马报答她吧。):她说过,她需要有人对她好,谁对她好,替那个人死都行。真的,就像你说的。我这样的人,只能给他当牛做吗报答了。

红酒女人_(如果她再勇敢一点,你会有可能和她在一起吗?我这不是废话吗?唉~~):如果在特定的一刻,我会;但在某些特定的时刻我也许会选择逃避。

包烟小子(最后信没写成,没有把她的美好幻想打碎,这样并不是对不起她,你把自认为很丑陋的一面撕开给她看反而让她更受伤更崩溃!):对,我后来明白了这一点。

比橙色多一点(那样的虚幻,对她而言,是困境中的安慰吧~):不只是她在困境中的追求。她一直有一种追求。他希望能出现一个知道她的好,欣赏她的好的人。她会不惜以生命的全部来报答那个对她好的人——她就是直接了当地这么说的。

谢谢各位朋友!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論壇主頁|木匠藏書|楓葉特輯|攝影漫談|草木花卉|魚蟲鳥獸|靜物小品|燈光夜影|家有天才|蹉跎歲月|他鄉速寫|木匠鋪子|遊多倫多|故鄉中國|人物隨筆|小黑屋|

GMT-5, 2019-1-17 10:03 PM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