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碼
 註冊

掃一掃,訪問微社區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搜索
查看: 1362|回復: 4

[掙不斷的藍線] 挣不断的蓝线(26)我和小人精慢步在黄昏里

[複製鏈接]
糟木匠 發表於 2013-4-9 18:33:04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糟木匠 於 2013-4-12 05:56 AM 編輯

“时间差”这个新名词是我上大学以後才听说的。这使我想起了格林威治村的那个英国人。他在开庭後的八分钟到达法庭。这人抗辩说,法官刚作出的缺席判决应该无效。因为根据他家乡火车站的时钟他并未迟到。从此後,我们便不能再做时间的游戏,因为有了格林威治世界标准时。

我在读“她"那字体比我的小一半,九页纸的信中,“他"的怒气,“她"的委屈,“他"的盘诘,“她"的恼怒时,在真实的空间里的那个丈夫,却早已遭到了组织上的处置,留党察看,降级到农械厂去当修理工了。



26s.jpg


「二十六」

做个冷血动物吧。冷酷一点地说,这个故事并不是我生活的全部。我要考试,家里有些事情,校园生活中穿插了一次军训。。。简而言之,续上节之说的好几个月过去了。我一时的冲动被老姜给熄灭了。曾强烈地刺激著我情感的一些事情在我的心头也慢慢淡化了。

我去找了小人精。那是一个孟夏星期六的黄昏。我们离开校园,在马路边的人行道上漫步。如果远看,两人靠得那么近,声调那么低,的确有点像情侣。在谈论我不能接受,我反对的事情时,我说话的声调往往会特别地低一些。如果知道了我们在谈些什么,你一定会说,煮鹤焚琴,煞风景。

我好奇,想知道“她”和她丈夫的近况。小人精告诉我的,比 "她那嫂嫂“ 半年前写在信上所说的详细一些。看来小人精似乎不知道她堂哥和堂嫂“崩"起来的原因。小人精平铺直叙地说,他堂哥和嫂嫂登记结婚了,谈不上什么感情。她拒绝摆婚筵,一成婚就大闹了一场。县里王副书记,周主任都介入了,才又好了起来。好了。。。人这种动物也真怪,小人精说她那嫂嫂和她堂哥好的时候也如鱼如水,也曾相当地亲热地过了一阵子。

小人精的嫂嫂在县里,不常回家。在公社工作的堂哥,却遭一位丈夫去世了一年的女教师的“引诱"——那女教师事发之後自己这么承认的,而出了轨。

那丈夫被捉奸在床时已经是第三次,等到他为此受到处分,降级成为修理工时才知道,早在第一次出轨,那远在县上工作的妻子就已经得到了耳报。

那丈夫要求离婚,与那“自带粮袋,借调公社"的女教师结婚,组织上征求妻子的意见。这妻子一听,一字一板地说:“离婚?他不要脸,我可要脸!"

那位女教师,卷起被子提著粮袋回生产队务农去了。那丈夫,一夜里便老了很多。此後,他一星期去县里一次。打杂,做家务,尽做丈夫的义务。

我听到这里才说了第一句话,问那丈夫的近况。小人精叹了一口气,造了一个典型中文系学生会造的句子:“唉,人穷志短,马瘦毛长。都在这八个字里了,自己想去。"

小人精快走了两步超在我的前面,突然转过身来,盯著我的眼睛:“别歪嘴了,我还真的得谢谢你呢。你的话真管用。我那嫂嫂,真还放了我爸爸一马;我妈说我那嫂嫂有一阵对我堂哥也好得很。"

我还是歪了歪嘴。想了一会,才把原本想吞进去的话吐了出来:“如果你称呼你嫂嫂的时候,不用`那'字,也许就用不上我这个外人替你说话了。"

小人精一拍手儿,哈哈一笑:“难怪人家说,要你开口就得往你心上捅一下,看来我这中文没白学。"她收起笑容认真地说:“真的,我想了好久,始终都不明白。你怎么会和我那既粗俗,又霸道的嫂嫂那么好。是不是真。。。唉,算了,不说了。"

小人精完全迷失了,她肯定不懂,为什么我会一声不吭地扔下她往前走,径自地上了一辆刚好停下的,我通常并不乘坐的公共汽车。




本节後记:小人精肯定会猜,那天我究竟吃错了什么药。她会有足够的智力,想出一条合情合理的解释。

但我得老老实实地告诉你,不管她的解释是什么,答案都是错的。因为我到现在也不明白,那天为什么会那样做。

雲遊仙人  發表於 2013-4-10 03:58:47
我就说她的婚姻肯定走不远,心理有了距离的夫妻咋过咋别扭,并且那男人行为不端,离婚是迟早的事!傻妞
 樓主| 糟木匠 發表於 2013-4-9 18:34:06 | 顯示全部樓層
附录:回应我的朋友们

平畴千里(你现在也不爱说话?):话不多,和生人基本上没有什么话说,打电话不超过十句就挂。

kakawa_197(是百感交集?):也许吧。但我自己相信就是一种自然反应,没有思维支配的。

daluyuwang(你和小人精的故事`~~`):我自己的故事。这一节的要旨是,在半年之後由于某种原因突然想起了”她“,很想从小人精哪儿知道”她“的近况。

娜娜贝(哦,那个时候也有婚外恋啊,总觉得那个年代的人都很纯的咧):有的,不多。

月亮辫子(可能是你听小人精这么评价她感觉不是很舒服吧?):我自己也常会想到她的一些缺点,但我不能接受别人说她不好。

加减生活(女人有时是个厉害的角色,不单单是温柔的):那是。把兔子逼急了,兔子也会咬一口。

包烟小子(呵,木匠还真是内向,好像木匠现在也不怎么多话,不过木匠说的话很睿智也很幽默!很高兴能在网络上认识木匠这个朋友.):谢谢你的评价。

hermasx(这样写是老木匠大叔的风格?我有点看不懂了):谢谢你的批评,我想我会尽量写浅白一点。

悠悠生活就喺我(木匠大叔,你写的文章有点长。):好的,我尽量简短一些。

tcwangbin(你跟小人精有继续吗?):大学毕业之後没有任何往来。

铁胆超人(这是什么花,拍的真漂亮。):不好意思,我是花盲。不过这个我正好知道是松树的一种。

_SmileGirl_(木匠是个有故事的人。并且很细心.):过奖了。木匠是个不愿意细心的人,在大多事情上比较粗心。原因是根本就不会多想一些没用的事情。

mixiaoxi(最近忙,好久没来了,虽然都看完了,再看一遍还是很有味道:))紫55子(来过,喜欢你说的话,嘿嘿`):谢谢你们,是鞭策。

谢谢,谢谢各位朋友。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論壇主頁|木匠藏書|楓葉特輯|攝影漫談|草木花卉|魚蟲鳥獸|靜物小品|燈光夜影|家有天才|蹉跎歲月|他鄉速寫|木匠鋪子|遊多倫多|故鄉中國|人物隨筆|小黑屋|

GMT-5, 2019-6-20 01:56 AM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