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碼
 註冊

掃一掃,訪問微社區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搜索
查看: 1310|回復: 2

[掙不斷的藍線] 挣不断的蓝线(27)小人精又向刘燕妮借人

[複製鏈接]
糟木匠 發表於 2013-4-9 18:34:45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糟木匠 於 2013-4-12 05:57 AM 編輯

历史上的一些名作,花费的时间是惊人的。就我所知,高则诚的“琵琶记"三年;曹雪芹的“红楼梦"十年;司马光编“资治通鉴"十九年;达尔文的“物种起源"二十八年;李时珍的“本草纲目"三十年;据说歌德的“浮士德"花了六十年。

作为现代人的我,在时间上,绝对不富裕。我得靠打工糊口,可用于敲键盘的时间不多。所以,在1999年写这篇小说的时候,每天在床上,我就把第二天要讲的故事前前後後全部先打好腹稿。这样,我也就没有时间“失眠",事实上我也从来没有过失眠。
   
   

27s.jpg


「二十七」

这世道也真怪。小人精,一个读中文,喜欢咬文嚼字的小女孩儿,如果是我名正言顺的女朋友,哪怕我只是不小心造错了一个句子,用错了两个字,也可能会引来几天的不愉快,是不是?这就是俗话所说的“仗势欺人",哈。

她不是我的女朋友,所以就不能仗势欺人。同时,她也就不会计较那天我把她扔在路边,莫名其妙地径自去了的荒唐行为。

往下走的一个星期天,她仍旧笑嘻嘻地,和巧嘴儿李娟又拜访了二三五宿舍。

我和神童杜灵在周末通常离校回家。我不在,这巧嘴儿和黑妞自然有大乐和小舒款待。

我星期日返回学校通常较早。小舒的第一句话往往是:“哎,木头,她们在这儿等你一天了。"事後,如果有人问我:“你女朋友又来了?"对我来说,最省事的方法就是歪嘴一笑。

时间过得很快,上大学一转眼两年了。我和刘燕妮之间的接触很多。很多人说高个子女孩儿笨,动作也慢。可是刘燕妮却心灵,手巧,勤快,诚恳。我和她在开始时只讨论宣传工作,後来我们也慢慢地开始谈一些其它的话题,以“知音”为主题的第一届琴台音乐会举办了,我弄到了两张票,可是我们都不敢去,请假离校去听音乐会?在那个时候没有这样的事情。

活字典小舒说对了。我对很多人都没有话说,可对著这位高我半个头,长相平常的刘燕妮,却总有好多话说。一个星期六的傍晚,我没有离校。有意地找了几个你 一听就知道是瞎扯的的理由,对刘燕妮说,我有点事想和她谈谈。我结结巴巴地说著,在图书馆恐怕会干扰别人,最好去外面谈。

我总是把本来很容易的事儿想得很难。刘燕妮根本就没有推辞,把刚摊开的书本笔记收了起来,跟著我离开了图书馆。

说我从来不撒谎,这不是真话。我极少撒谎的原因,是我自己根本没有撒谎所必须具备的快速反应。眼前,她并不像我事先想象的那样,有任何别扭和质疑,只是静静地跟著我走了过了十来条电线杆儿。

已经准备好了的话派不上用场,我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在我的记忆里,以前也有过类似的窘境。我恨我自己的反应迟钝。事後,我请教了大乐和老姜,才发现,原来,我缺乏一种被他们说成人人都有的常识:男孩女孩的思维形式是不相同的。

我也并非笨得不可救药,待走完了第十五条电线杆儿,快到校门口时,已经得到足够的时间,总算把要说的话全部重新打好了腹稿。

我把口中的口水咽下,清了清喉咙,正要打破沉默对刘燕妮说点什么,迎面走来了两位实在是比刘燕妮漂亮得多的女孩,刘燕妮已经认识了的黑妞和巧嘴儿。

小人精先对著巧嘴儿李娟一笑,然後很客气地对刘燕妮说:“啊,这么巧。真的很抱歉,我又要向你借木头了,我们有很重要的事要说。"


本节後记:我那时真的很傻,连最简单的合理拒绝都不会。其实,我完全可以让小人精和李娟去二三五宿舍等我几分钟,是不是?但很遗憾,我那时候没这个心眼儿。如果我有,就不会有今天的故事。

雲遊仙人  發表於 2013-4-10 04:04:10
原来笨成这样啊,一句话思前想后累不累啊?不就是请她听音乐会吗?直接了当说出来多自然!你真是笨!傻妞
 樓主| 糟木匠 發表於 2013-4-9 18:35:14 | 顯示全部樓層
附录:回应我的朋友们

平畴千里(过去的事情总有很多,现在想,可以做的更好,可惜当时却那样做了)我就是好摄之徒(很多事情,我感觉,如果你后悔当时那样做了,即使有再来一次的机会,往往你还是会那样做...呵呵~这是一个过程~):是,後悔是没用的,生活,重来一次将还是那样。

※三十八画生※(木匠说的好,但我喜欢你的傻,这世界上精的人太多了,所以喜欢傻,觉得踏实.):还有个说法,顾虑多的人显得精明,顾虑少的人就显得傻。

行走的水葡萄(前天晚上就打好腹稿第二天写的时候不会忘吗?小人精有啥事说呢?有悬念,明天看~):事实上,打腹稿不是编造故事情节,而是故事的结构,要考虑好前後的衔接,不能说了东忘了西。没有啥悬念。70年代末八十年代初,学生中有些激进的思想,你搜索一下 “这一代,武汉大学” 就知道了。我下面的故事里说的“我们这一代”,就是影射当年的杂志“这一代”。

包烟小子(是挺迟钝的,哈~!或许这就是木匠的一种性格特点,是不?(玩笑,瞎说的)):我的迟钝是天生的缺陷,後天没有办法改变的。

334931987G(少份心眼,也就少份烦恼,自然就多了份快乐哈):很同意你的说法。

江畔渔火(木匠笔误了,编《资》的乃司马光也:)):谢谢指正,已经更改了。

江畔渔火看了后记,想起两个人物来,一是祥林嫂,二是“艳照门”的阿娇:):对,谁再说“我真傻”至少要向鲁迅和祥林嫂叫专利费。我这篇小说写于1999年,阿娇的专利费就可以免交了哈。

JENNYRUC(长篇小说连载!做个视频吧,木匠绘声绘色地讲,如何?):主意不错。木匠朗读文章阴阳顿挫应该还行,也还算能字正腔圆。电脑录音音效差了一点:这里有一段木匠的朗读:(《让我静静地想你》作者:雨朦;朗诵:糟木匠——点击播放)其中有几个字读错了,电脑录音,音质很差,凑合着听吧。

nf79550(唉,发现一点,,,看了后头,忘了前头了,^_^):故事平淡而且零散,情节是不容易记。

谢谢,谢谢所有的朋友!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論壇主頁|木匠藏書|楓葉特輯|攝影漫談|草木花卉|魚蟲鳥獸|靜物小品|燈光夜影|家有天才|蹉跎歲月|他鄉速寫|木匠鋪子|遊多倫多|故鄉中國|人物隨筆|小黑屋|

GMT-5, 2019-3-21 08:32 AM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