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碼
 註冊

掃一掃,訪問微社區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搜索
查看: 1334|回復: 2

[掙不斷的藍線] 挣不断的蓝线(33)我被刘燕妮否定了

[複製鏈接]
糟木匠 發表於 2013-4-9 18:40:59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糟木匠 於 2013-4-12 06:02 AM 編輯

aiyina33UFO   (我当时只好给“她"留下了一封二十多页的信。到学校後的第一个星期,我又给“她"。。。你们也真是太夸张了吧..哈哈: 是很离谱,在我们那个时候,写信写到十页的不算少,二十页的确很夸张,我这样做比较特殊。要知道我们那个时代,与远方人的交谈只有三种形式:一。见面;二。拍电报(一个字大约四到 六分钱,很贵);三。虽然那时已经有电话,打长途电话是天价而且不一定找得到人。一次长途电话就是半天或者一天的工资。还有另外一个原 因,我经常投稿,我知道写写二十页和十页邮票上的花费差别不是太大。写信贴邮票8分,超重贴两张一毛六。那时的信纸相当薄。

不知你有没有到过武汉。若有机会再去武汉时,不要忘了去坐落于汉阳的古琴台。为了我,也为了我给你讲的这个故事。

春秋时,伯牙的一曲“高山流水",想必是巍峨磅礴,可惜曲高和寡。钟子期能知音,又可惜苦于寿短。伯牙的“断琴谢知音"带来了两千五百年的叹息,那一曲高山流水,竟成了千古绝唱!
   


33s.jpg


「三十三」

我想给小人精写一封信,婉转地解释一下。老姜叫我数数字,曾让我撕掉了给“她"的三页信纸;老姜让我数数脚趾头,又让我撕掉了给小人精的五页信纸。

老姜说,组织上通过两年多的观察,认为我在各方面都十分成熟。要我把家庭情况,个人履历,详细地写一份材料。好好地数数手指头,不要写漏了,手指头不够,就用脚趾头。我从小写东西就快。写好後交给刘燕妮,她是两位介绍人中的一位。

不扯那个了,还是说我那命运之线吧。我自认为是一个一直坚强的人,想做的事情我是会做到底的。我不喜欢婆婆妈妈地牵不长扯不断,也不喜欢怨天尤人踌躇嗟叹。我喜欢谁?当然是刘燕妮。

是的,小人精机灵,有智慧。但我和她在一起时,会有一种不自在的感觉;而当我和刘燕妮在一起时,总觉得时间过得很快。

小人精的谈吐文雅而富有修养。但我在听她说话时,老是想著抓她那值得商榷措辞和不适当的夸张;刘燕妮的语言虽然苍白平淡,我却从她的语句中找不出值得我去更改的字句。我愿意把好多懒得对别人说的话告诉刘燕妮。我喜欢刘燕妮,这就是原因,难道不够么?

我喜欢刘燕妮,却也没有抓住机会表示过。三年级我很忙。四年级我准备考研究生,也很忙。我一直没有正面回答小人精的“摊牌”之请。四年级下学期开学时,我准备了一套说辞,我希望不要伤害小人精。然而,我的长篇大论没用, 在我说到第九句或第十句话时,小人精的脸色就难看了。在她的眼泪要流出来前,长大了的小神童杜灵把她拉去喝汽水了。

在肚子里转了半年的心思,原来这么简单就了结了。小神童的出现,是个意外中的意外。与本故事无关,先搁下不说它了。

我在准备考研究生前的一星期,向刘燕妮直截了当地说了我的爱慕。回答是两句话:第一句是,有人已先一步向她求爱,她在活字典小舒第三次表达心愿的时候已经应允了他。第二句说的什么,我没听清楚,到现在也不知道刘燕妮的第二句话是什么。至于报考研究生,别人都知道我我病了,没去考试。

毕业分配的结果下来了,我被分配到一个很偏僻的地方,离湛江市湖光岩有数公里的一个研究所。

四年的大学结束了,老姜说,在二三五
趣闻分发总部解散前,他的最後一道“命令”是到汉阳的古琴台一聚。

我不想去。我想,这会是我四年来,第一次违抗老姜的命令。大乐和李娟却到我家,把我硬是拖倒了那断琴谢知音的古琴台。

老姜搓著手,对我说:“今天你要不来,我不一指头按扁你小个子才怪!"李娟见老姜说我矮,马上接口说:“男孩子梦寐以求的,都给你占全了。你要不长矮一点,让我们大乐去上吊呀?也算老天有眼!"

李娟的话,引来大家的哄笑。我看看天,天很蓝。



本篇後注:
故事到这里可以结束了。然而讲故事的傻法则,却往往要求给听故事的人一个最後的完整的交待。试试看,如果你读书的时候,把最後的两页撕下不读,你会比读完了它更觉得有趣。这一篇是结尾,下一篇将是画蛇添足那个蛇足。


2007年
我的两个儿子回国到武汉为他们的爷爷扫墓,遵照我的嘱托去了汉阳古琴台。他们十分失望,那演奏高山流水的古琴台,竟然被圈了起来,一栋不伦不类的建筑破旧失修,实实在在的三个字,煞风景!
雲遊仙人  發表於 2013-4-10 04:42:12
喜欢不说就被同学抢走了,刘燕妮啊不知后悔不,那么爱她的人为此生病放弃考研,实在罪过!但是错过的人是你,你早先预定就不会是这状况,对吧?爱就大胆说出来。傻妞
 樓主| 糟木匠 發表於 2013-4-9 18:41:19 | 顯示全部樓層
附录:回应我的朋友们

平畴千里(过去的风景,如今变化太多,而且失望的是,总往坏的方向发展):决策管理者缺乏大格局,小眉小眼的结果。就拿这古琴台为例,立一块碑即可,倘若再多一点,也就是添加一方雕塑。幽古之传的高山流水,怎会有屋宇。我想,那些人是想钱想疯了,为了收门票,竟然把这么一个地方给圈起来。

竹叶清(接着吧~):好的,等下班回家再贴吧。

ace_athenaba(这就结束了吗?):没有不散的宴席。我的这么个破故事,不可以有太多遐想太多文学技巧,干巴巴地需要有点耐心的人才肯读的。还有一截蛇足就结束。了解了说别的有趣一点的事情更好。
  
hill_03(终于结束了.. 好长 ^_^):是太长了一点。

娜娜贝(你晚了一步~~):也从这个“晚”得到了感受,我下一节的“蛇足”里会说。

淡水蝦米oO○(...意犹未尽):读小说,自己结尾往往比作者结尾好。年轻的时候读书,我常会自己默想着给小说重新按照自己的愿望结尾。

网友:[url=]Mr.S(你把自己喜欢的辫了两年辫成了长长的线,还搁到了现在,真不容易.,你的大个子女人情节还在吗?):还在。还常常会想起。[/url]MrTD(哈哈.我后悔我是第一次看啊.):应该没有什么值得你後悔的。我们那个时代,没有经历过是一种福分。

行走的水葡萄(古琴台名字很好听,还好你最后做了说明,这样子下次去的时候就不会听着名字想像的很美了):80年代那儿还是一碑一亭。後来不知道为什么要盖个房子在那儿。有房子,还有什么高山流水啊,瞎掰啊。

nf79550(若有机会再去武汉时,不要忘了去坐落于汉阳的古琴台,呵呵,一定):谢谢!

tcwangbin(木匠,我经常回武汉,离钟家村不远,下次去琴台一定替木匠念叨点儿什么,要不要替你吃碗热干面,外加两个面窝?呵呵。):钟家村我过去常去,从我们家(六渡桥)乘24路公共汽车,终点站是钟家村。

吃热干面,面窝,汉阳,汉口都不行了,要去武昌户部巷。听说汉口有些小老板早上看了员工签到,就打的到户部巷吃碗热干面再打的回来监督员工干活。

到古琴台能替我唠叨唠叨太好了,反正你知道我想说什么。如果你认识管旅游的副省长或者副市长,责成他们下道手令,把琴台那儿的围子建筑给拆了。


红酒女人_(头脑非常清醒,能分清爱与不爱.。。。咋就比人家小舒迟了一步呢?.看来她头脑没你清醒,有人先一步.要没人就是你咯?0):夸我呢。哈,如果现在我会做的好一些,那时候的确做了很多留下遗憾的事。


谢谢,谢谢各位朋友!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論壇主頁|木匠藏書|楓葉特輯|攝影漫談|草木花卉|魚蟲鳥獸|靜物小品|燈光夜影|家有天才|蹉跎歲月|他鄉速寫|木匠鋪子|遊多倫多|故鄉中國|人物隨筆|小黑屋|

GMT-5, 2019-3-22 05:13 PM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