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碼
 註冊

掃一掃,訪問微社區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搜索
查看: 1813|回復: 2

[掙不斷的藍線] 挣不断的蓝线(34)本结尾篇是蛇足

[複製鏈接]
糟木匠 發表於 2013-4-9 18:42:11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糟木匠 於 2017-4-27 05:45 PM 編輯

你当然知道“画蛇添足"这个成语。我这里给你的,就是蛇足。

添足的那人没喝到酒。我呢,只在笔头子上喝酒。有个读过我一篇短文的人来看我,给我带来了一瓶好酒。他认定了我是个酒鬼,哈。我不是酒鬼。不是酒鬼的我深信人都被命运牵扯著。你的命运为别人所牵扯,你也牵扯著别人的命运。

这个世界上有替人安排命运的神么?我认为没有。
            

34s.jpg


「三十四」

李娟说,读了四年傻大学,如果不谈这么个恋爱,简直是浪费生命。从政治系毕业的她,觉得根本就不懂什么是政治。她打算改行,向小人精或木头学一点“没有阶级性"的语文文字,去当个语文老师。大乐说,他准备好了,一边洗豌扫地,一边听老婆唠叨。

老姜说,他是自愿分配去劳改局的。据说在那儿,很容易解决还在乡下的老婆和孩子的户口。

刘燕妮说,小舒要到北京去读研究生。小舒的爷爷奶奶甚至提议,就在这个春节先把婚事办了。

小舒走过来,和我握握手,他说,他今天不大舒服。

小人精小两岁的神童,要到小人精的学校再和她同学三年。他说,他觉得很好玩,他宣布黑妞将会是永远伴随他的一条不离不弃的影子。

小人精弹掉神童衣领上的一片树叶,叫大家都来做证人,她是在神童恳求了七次後,才答应和神童“试试感觉"的。小人精对小神童杜灵说:“如果你要扔掉我,早点开腔。从时间上我可陪你玩不起。"

轮到我说话了,我张了四五次嘴,但实在没有什么好说的,只好挤出了最没意思的四个字:“谢谢大家。"

小人精
徐筱纫拿出了一本书,那是刚刚重新出版“辞源"的第一册。

是的,没错,书是“她"送给我的,
她并把余下三册——还没出版呢——已付钱的订单托小人精转交给了我。当然,主意是小人精出的。捆书的是一条蓝色的绸带。

小人精给大家讲了百分之百被美化了的我,和“她"的故事。刘燕妮瞪著大眼睛听著,听到後来竟然一连吸了好几下鼻子。

小人精告诉我,她爸爸又多开了一家店。我忘不了的那个“她"也将辞去公职,全力经营县城里的那间她和小人精爸爸合伙承包下来的饭店。

小人精最後才告诉我,昨晚,在我清理我宿舍里的东西时,“她"就站在外面,在冷风中站了很久。

()()()()

火车奔驰了一夜,夜间下过一场大雨。春节刚过,车窗外冬天留下的积雪全不见了。田野里刚醒来的油菜和麦苗儿开始有了生机。

天仍旧阴著。灰色的云层聚集在天顶。云层在地平线上的较高处,留下了一线宽容。那一线蓝天,显得格外地蓝。

这景色,和四年前一模一样。我把一张纸折成了会飞的鸟,让它飞出车窗外。那纸上,是我四年前写下的两句诗:



春融唤醒数块绿,雨霁抹新一线蓝。



我的目的地,湛江。

c00.jpg

本节後记:我赶在1999年4月1日到来之前把这个故事,包括蛇足,全部敲完了。为什么要这么个赶法?因为这不是愚人节的故事。我写这个故事是提醒我自己不要忘记,我手上的命运之线,也牵连著别人。我明白,我欠别人的很多,永远还不清。


附录:市井谣言(不是流言蜚语那个谣言)五条:

1。命运负责洗牌,但玩牌的是我们自己。

2。原来,寂寞时是自己的手指数脚指;原来,思念时是连呼吸也会心痛;原来,一个人就是一辈子。。。

3。命运是条线,是条绳索。相信命运的人被命运牵著走,不相信命运的人被命运拖著走。

4。人生没有彩排,每天都是现场直播!

5。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而是用自己冷漠的心,对爱你的人掘出一条无法跨越的沟渠。

雲遊仙人  發表於 2013-4-10 04:49:17
一口气读完了你的心血之作,你写不容易,我读就那么几小时,浓缩了一个人青春懵懂的岁月。虽然我的点评不一定合理,但一定是真诚的!跟往事干杯吧,如歌的岁月留下了你真实的足迹,记得我曾来过!傻妞
 樓主| 糟木匠 發表於 2013-4-9 18:43:25 | 顯示全部樓層
附录:回应我的朋友们

  
※三十八画生※(太感动了!为你拍手叫好!!!):谢谢捧场呢!我现在不太容易被感动了。

添雪齋(我有幾年沒去湛江了。懷念那路邊的烤蠔和椰青。):湛江,我在湛江的时候,人老是请我吃沙虫粥,我一次也没吃过。现在有点後悔,应该尝一次的。

平畴千里(很感动的故事):我们那个年代,很多事情令人终身难忘,也就是说,你被感动了,你永远地记下来了。

聊洞(文尾如凤,留下春色满人间!芳菲的故事,留给自己,留给友人):我讲故事,在很大的程度上的确是讲给自己听。这么平淡,素然无味的旧事,不是我自己想听,我可能写不下去的。

追寻健康(虽不是悲剧但很是觉得酸酸的。):我以前比较容易感动,现在已经很难了。也许是因为感触的神经已经磨钝了,不灵敏了。

飄在海上(感动---欣赏!):谢谢你!

淡水蝦米oO○(大约我就是那个被命运拖着走得人....我要挣脱...):挣不脱的。因为我们知道,在自己的生活中叛逆,逆经叛道,表现和周遭太不一样,是没法平安地生活下去的。

加减生活(我一直以为这只是个小说,但是现在知道不是了,是大叔的真实经历,小人精的人物性格让人印象深刻):嗯,还是当故事听吧,听完了就从思绪中把它扔掉。

flora2fl(谣言“很有才”!):是。市井之中,才子无数;瓦屋之下,才女无数。

[url=]kakawa(木匠是很善良的.,看完后总觉得刘燕妮这角色很神秘...有一层神秘的面纱~~):故事的原型不神秘。是那种温墩善良的人。

网友:[/url][url=]如絮(跟着木匠的精彩文字一路走来,就象重温二十多年前的大学生活。):读四年大学,很多记忆会是深刻的,也就是用刀可在心头了,致死至终都是忘不了的。[/url]
wjy19860410(其实这样的结局,也算圆满呢.,泰戈尔的那首诗,我更喜欢这句.,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瞬间便无处寻觅 ,而是尚未相遇 便注定无法相聚)我们每天的经历,都在给大大小小的生活往事做着“结局”。如果我们存心追求一些完美的结局,好的结局,我们是可以做得好一些的。然而我们的脾气和我们的倔强我们的自私我们的功利心,牵引着我们让结局不完美。

静部落(终于看到了结尾,还有续么?很期待呢~~~):没有了,以後关于“她”的情况知道得零星。而且,各自自有生活,仍旧牵扯着,只会有更多的伤痛。

nf79550(也不算吧。呵呵):说不算也很勉强。其实这种结尾前面故事里都已经交代了。

tcwangbin(木匠,你这样的人应该信教,不能信天主教,要信基督教,你是用下半辈子来赎罪呢。
我能感觉到你当年的身影是如何消失在汉水之滨的,只是感觉。)
:觉得很难。有我这样经历的人,很难再相信什么,包括信鬼信神。

红酒女人_(我咋也画蛇添足?):蛇足啊,你画画也好,这样我就不太显眼了。


谢谢各位朋友!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論壇主頁|木匠藏書|楓葉特輯|攝影漫談|草木花卉|魚蟲鳥獸|靜物小品|燈光夜影|家有天才|蹉跎歲月|他鄉速寫|木匠鋪子|遊多倫多|故鄉中國|人物隨筆|小黑屋|

GMT-5, 2019-6-19 02:15 AM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