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碼
 註冊

掃一掃,訪問微社區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搜索
查看: 723|回復: 6

美国鬼子推荐全美国最好吃的中餐

[複製鏈接]
糟木匠 發表於 2015-3-19 20:42:57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西洋人喜欢的中餐,不是我们日常吃的中餐,更多地,是那些改得八不像的中餐。

c0.jpg
这位洋人先生,罗列了他在美国五十个州加上华盛顿特区吃过的,他认为是最好吃的中餐。

这是啥面条?没一点看相:
c1.jpg

这个,真不敢恭维:
c2.jpg

蛋挞也算?
c3.jpg

啥肉片啊?还放一片柠檬:
c4.jpg

中不中西不西的汉堡包:
c5.jpg

油炸土豆泥?
c6.jpg

这个不知道是什么肉:
c7.jpg

炒粉皮?
c8.jpg

啥啊?烧鸡还是烧鸭抑或烧鹅啊?
c9.jpg

这火锅,好吃啊?
c10.jpg

油炸炸,勾点芡:
c11.jpg

吃饺子:
c12.jpg

三碗白米饭三个菜:
c13.jpg

麻团。广东人叫煎堆,武汉人叫欢喜坨:
c14.jpg

这张中餐广告做得傻得了:
c15.jpg

这碗面不错:
c16.jpg

这个这个,一个人吃火锅:
c17.jpg

中餐没这种吃法吧?
c18.jpg

西洋人很多花生,芝麻过敏的人:
c19.jpg

这盘是卤肉?
c20.jpg

这个汤能喝?
c21.jpg

煎饺子:
c22.jpg

这个算啥菜啊?
c23.jpg

茶杯挺精致的:
c24.jpg

面条:
c25.jpg

锅巴?
c26.jpg

裹上淀粉,炸炸油:
c27.jpg

餐后甜点:
c28.jpg

还真不知到这个是啥:
c29.jpg

这盘白菜也给洋鬼子开眼界了:
c30.jpg

小龙虾收尾:
c31.jpg

坐看云起 發表於 2015-3-19 23:10:14 | 顯示全部樓層
乱七八糟的一桌子菜,美国佬就这眼光啊,特别是那碗汤上面搁的是啥叶子?咋不整点粤菜精品呢?川菜也行啊。真没啥特色。甜点吧还可以,可以吃几块。
木匠是不是饿啊,就发这些图片?
云卷云舒 發表於 2015-3-20 01:58:17 | 顯示全部樓層
味道不知道,看色相,俺的烹饪功夫比这强多了,完全胜任去米国开中餐馆的潜质。或是,拍摄功底的问题?因为,看上去真的好饱嘛~
梧葆 發表於 2015-3-20 11:13:16 | 顯示全部樓層
看這些菜,想起那年,老黃一人去美留學,打工實在太累太累了,怎麼辦呢?
嗯!開個烹飪班,教外國人中國菜,賺些生活費。 -----  
哦!已經是近四十年了,這些菜肯定不是老黃教出來的。

二十幾日前去台北。
見幾人,似曾相識,久未重逢。
言談時,一聲音在耳邊響起:來,幫我看看我父親叫什麼名字,我三歲時他就不在了。----- 1976年,我去了美國。我已經75了。

另一聲音在耳邊響起:這幾年我在溫哥華 。-----

另一聲音在耳邊響起:這幾年我在洛杉磯 。-----我已經78了。

另一聲音在耳邊響起:這幾年我在聖第牙哥 。-----

另一聲音在耳邊響起:您高壽?91了。-----

原來----- 1976年,老蔣走了,一群人躲去了美國。怪不得當年未曾再見他們身影。

聽他們聊了一些時,看了多張1960年代,台北的舊照片,一片稻田-----

聊啥?好像是游泳過海的林英雄關心台灣經濟。 -----

開始想起那一段時光。突然的懷念起那一門么洞五 1

-------

砲兵以連級來說,主要由觀測組、戰砲隊、和指揮所組成。

五個觀測組分別派給步兵營長、三個步兵連長、和砲兵營長在戰場上機動開設觀測所,隨時向指揮所要求火力,下達「射擊任務」。

戰砲隊則在火線後方二到三公里的開闊處開設陣地,陣地寬約一百米以平行放列六門砲,同時要接近公路以便迅速變換陣地。

指揮所在有線架設中,介於觀測組、營部、和砲陣地間,開設在砲陣地附近安靜隱蔽處,目的是使陣地爆音不影響通信和指揮作業。所內編制射擊組長、水平手、計算手、和話務兵各一名。

話務負責接受觀測官射擊任務,對戰砲隊傳遞射擊諸元,要求觀測所觀測彈著,並對營指揮所報告及接受命令,工作比較單純。

射擊組長就是連附,負指揮所作業全責,同時記錄任務時間和內容,檢查水平手和計算手作業,複查射擊諸元,最後對戰砲隊下達射擊諸元,並操作碼表記錄砲彈飛行時間以預報彈著。責任最為重大。

水平手負責射擊圖製作,並用透圖方眼指紙標定觀測官射擊命令,用鋁製扇形尺量測砲目方向和距離,在射擊圖標示氣象修正量和檢驗點修正量。

計算手則是依照水平手所報砲目距離拉表尺報告裝藥和仰度,依氣象修正量和彈道高度決定風偏修正量,依距離和彈道高度計算飛行時間、決定信管時間,依砲目標高差計算高低。

因此指揮所是砲兵是否迅速精準的關鍵。防衛部砲指部、師砲指部、砲兵營、砲兵連戰情一定設在指揮所內。

-------

「參么參, 兩兩參兩 時,有人落水,據點連派人處理中。」


接情報線,查313現在怎麼回事,叫他們觀測官答話!

-----

「……海上有人員漂浮……有奇怪的東西……好像是助浮物!」觀測士有些緊張。 「海上有人員漂浮,有隨身助浮物!」

313報告,2255時,五零機槍射擊,目標距離約700米。-----

報告,2232有人落水,到2242沒撈上來還愈漂愈遠,低潮時刻是2245到2250,已經通知勾勾營待命!

「岱山97,313觀測官!」 現在人確實愈離愈遠!2250時,距離500米,座標○○○○○○。」

-----

313報告,2300時,五零機槍持續射擊,目標距離850到950米,海面風浪太大,目標載浮載沉,距離判斷不易。」

岱山97報告指揮官,研判是叛逃,已經離岸!據點連追不到了!

把作戰傳令也帶去!還有,要師部協調海軍,把水道的海流資料調出來,套到射擊圖上!

-----

「報告 --,射擊計畫已準備好。」  

「洞么群;兩號方位0178,距離5540,發射時間2310;三號方位6364,距離5775,發射時間減06秒。」

「洞兩群;兩號方位0160,距離5750,發射時間2315;三號方位6370,距離5990,發射時間減06秒。」

「洞三群;兩號方位0145,距離5950,發射時間2320;三號方位6373,距離6200,發射時間減06秒。」

「報告,砲指部射擊計畫準備好,發射時間2310,2315,2320各么群。」

-------

「報、報告,……金、金、金湯作戰計畫不見了……」

「什麼?」所有的人幾乎同一時間跳起來!

「說清楚!」

喘著氣: 「我們查過連長室……裝備服裝都沒少……只有……只有……只有連旗和金湯作戰計畫不見了……可以確定……叛逃的人就是○○○!」

-------

所謂「金湯作戰計畫」是○○島的守備作戰計畫。

詳細記錄了全島的兵力配置和火力部署,依照敵人可能採行的封鎖、登陸、砲擊、和海陸兩棲作戰分割成一系列的「想定」,再詳細針對每個想定擬妥各部隊的行動計畫。每個部隊的部隊長保管自己部隊的計畫內容,同時為求各部隊的協調合作和迅速的指揮調度,也保存一份上三級部隊的作戰計畫副本。

這份計畫的機密等級是「極機密」,是連、營、旅、師的作戰計畫,整個防區東半面的細節將因此完全曝光!

「這個王八蛋,砲指部接手給我打,絕對不能讓他上對岸!」

-------

「兩號三號射擊任務:計畫目標,四洞兩拐戴爾他(4027D),兩號三號各兩發!」

「兩號抄收!射擊任務……」 「三號抄收!射擊任務……」

「兩號覆誦,4027D,兩發。」

-------

4027B,兩發。

「兩號發射了!」 「三號發射了!」

-------

「報告作戰官,對不起,你打的是「布拉芙」還是「戴爾他」?」

說話!你他媽的打到哪裡去了?

「……對……對不起……我打到對岸陸上了!」

-------

「兩號覆誦,4027D,兩發。」   ---  聽成  ---  4027B,兩發。

4027指的是橫座標40到41間,縱座標27到28間一平方公里的區域。

這一平方公里再細分成四格五百公尺乘五百公尺的小區域,每個區域的中央定為計畫目標,以A、B、C、D代表,B和D的橫座標相同縱座標相差五百公尺,B在D的北邊。

這五百公尺成了致命的錯誤。

-------

「注意觀測!」

「時間2320,空炸兩發,遠彈100。時間加么七秒,空炸兩發,遠彈600,彈落對方小島上空。」

「第二群在  -  對方小島上空爆炸,怎麼會這樣?」

-------

對方是否還擊?

-------


弗…………況況況!

「 報告,  敵砲  襲擊,彈種、彈數、及落點不明!」

-------

「岱山97,這是磐石兩號,奉司令官指示一切射擊停止,違者軍法懲處…………」

-------

一切卻突然安靜了下來,天空只有兀自飄降的照明彈仍在明明滅滅。

甚至連照明彈也熄滅了!

-------

三軍統帥下達第二天上午0900開始執行部隊換防任務。

全部兩萬多人的部隊換防任務必須在七十二小時內動作完畢!那四天中大家斷斷續續的睡眠時間加起來不足十個小時,人人口帶火氣眼冒血絲............

「更讓整個國家和百姓遭受沒有必要的風險。」

「然而更深遠的影響是造成人與人之間信心的動搖、官兵弟兄情感的破壞、以及國民革命軍傳統蒙羞。」

「那些在官校當過他教官,做過他同學,甚至是被他帶過的前後期軍官們;那些連上的幹部和弟兄們;那些器重他、提拔過他的長官們,此時必然在反覆琢磨: 『到底他背叛的動機為何?』

『到底他對別人說過的話,在人前做過的事哪些是出於真心?哪些是虛與委蛇?』
『他那些曾經感動別人的話和鼓舞官兵的行為到底還有沒有意義?』」

「他留在台灣的妻兒和父母又會怎麼想?身為他背叛的家庭的成員,幾十年的感情和心血一夕之間斷絕不說,還必須掛念他的安危和未來。而因為他的背叛,必然遭受調查和牽連,同時還要忍受社會異樣的眼光,背負心底或多或少的自責。」

「因為他不是一個循正常管道進入官校的職業軍人!」

「他是台大的學生,註冊後在成功嶺申請轉唸官校。他勾起眾人對『投筆從戎』的期待和幻想,吸引眾人的目光和資源用在自己的身上。在官校是明星學生,享受任何品學兼優的前期學長所沒有的關愛與眷顧。畢業後仍然運用組織的資源達成個人繼續深造的目標,然後又可以調往自行選擇的單位。」

「不論組織的運作邏輯是否真的無懈可擊,眾人的期待是否太過一廂情願,這邏輯與期待是在他之前不曾存在的。是他引動了人們的期待,再善用人們的期待為他解構組織原本的設計,使他可以佔盡便宜,得萬千寵愛於一身。」

「在這種情況下背叛組織與眾人,是先利用後背叛,先將整個社會高高舉起再重重摔下!」

「因此,不論他也許有任何高貴的理想或是吾人不能理解的目標,○○○都喪失了做人最基本的誠信和原則,是整個台灣社會和復興基地的罪人! 」


-------   以上抄錄剪輯自網上小說及資料。-------


-------


2015-03-10 中央社  北京10日電
世界銀行前副總裁林毅夫今天特別以台語發表對台灣經濟看法,強調「經濟若輸人,每項都輸人」,「台灣每項都可以輸,經濟不能輸」。

-------

那麼多年過去了,很多價值觀改變了。
報導說:70%的台灣人認定,明年大選,阿國必敗。

還是聽歌吧。

誰知道我們該去向何處?
誰明白生命已變為何物?
是否找個藉口繼續苟活?
或是展翅高飛保持憤怒?
我該如何存在?

誰知道我們該夢歸何處?
誰明白尊嚴已淪為何物?
是否找個理由隨波逐流?
或是勇敢前行掙脫牢籠?
我該如何存在?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og0KMy-MNDc




洞庭 發表於 2015-3-21 23:13:45 | 顯示全部樓層
呵呵 , 說起在美國的中國菜 , 俺倒是有一些經驗的 .

其實 , 洋人眼中的中國菜不過就是雜碎和糖醋排骨 , 頂多再加上炸春捲 .
在美國的許多中餐廳 , 其實有兩份菜單 , 一份給中國人看 , 一份給美國人看 .
所以啦 , 洋人吃中國菜是怎麼回事 , 就可想而知矣 .

早期在美的中國餐館 , 因為廣東人去得多 , 所以粵菜館居多 .
而現在 , 各地的都有 , 俺上次去的時候連台灣館都有啦 .
廣東飲茶吃的點心 , 被翻成英文叫做 DIM SUM , 堂而皇之的在大街上掛出招牌 .
所以 , 現在洋人只知 DIM SUM , 而不知飲茶也 .

正如洋人不了解中國文化 , 洋人當然也不了解中國菜 , 知道的只是中國雜碎 .
但若以這種一知半解斷章取義的觀點去拍中國題材電影 , 當然令人生氣啦 .
嗚呼 , 別以為中國菜名震天下 , 洋人就一定趨之若鶩 , 喜歡而且崇拜得不得了 .
其實 , 在某些白種人看來 , 那些他看不懂的野蠻落後還兼不衛生的東西 , 是既害怕而又不屑 , 還是漢堡三明治好吃 .

在美國的中國餐館吃中國菜 , 洋人去吃 , 是用刀叉的 .
中國人才用筷子 , 而且成了一項特技 , 有時在洋人環視之下還成了表演 .
在洋人看來 , 用兩根棍子夾起一粒小小的花生米 , 是令人嘆為觀止的事 .
俺以前就常常表演 , 有時興起 , 還用學生時代練成的轉原子筆的技巧 , 把筷子在手上轉個幾圈 , 洋人當然更驚為天人 .
此乃宣揚中國文化 , 不遺餘力也 .

洋人吃中國菜 , 當然要洋相百出 .
木匠兄貼出來的這些菜 , 俺以前也大致見過類似的 , 真叫不倫不類 .
不過啦 , 看到人家硬要把李小龍和空手道掛上勾 , 咱又能怎樣乎 ?
 樓主| 糟木匠 發表於 2015-3-22 06:25:30 | 顯示全部樓層
洞庭 發表於 2015-3-21 11:13 PM
呵呵 , 說起在美國的中國菜 , 俺倒是有一些經驗的 .

其實 , 洋人眼中的中國菜不過就是雜碎和糖醋排骨 , 頂 ...

现在好一点了,我们常去的中餐馆,会有一些喜欢中餐的洋人经常到访。他们看多了,也会点菜,餐馆一般都给筷子,不会使用筷子的,才给刀叉。

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价钱。去意大利饭馆或者法国餐厅,普通的消费,一个简易晚餐,每个人总得15——30加元。而进中国餐馆,一顿不算太差的晚餐,平均每人15-20元就够了,将就一点的花,10——15元也就够了。

 樓主| 糟木匠 發表於 2015-3-22 06:35:07 | 顯示全部樓層
梧葆 發表於 2015-3-20 11:13 AM
看這些菜,想起那年,老黃一人去美留學,打工實在太累太累了,怎麼辦呢?
嗯!開個烹飪班,教外國人中國菜, ...

嗯,对林毅夫出逃的描写慢有意思的。林毅夫到大陆,也没发表过什么反台湾的言论啊,而且,他身边的人,也会实质地帮助他求学,不让他卷入政治。

反过来看,到台湾的一些人,都给利用成了反大陆的政治工具。我就读过很多逃到台湾的人写的政治宣传文章(政宣)。

说实话,我们老朋友,同学聚在一起也骂当官的,骂GCD,但我们的骂,基本上靠着一点谱。

而那些逃到台湾的人的骂文,一看就是有人故意修改过得文稿,遣词造句无所不用其极,那样的文章,鼓动容易发怒的年轻人还有点用,但我们这些真的经历过吃过苦的人,反而会有很多反感。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論壇主頁|木匠藏書|楓葉特輯|攝影漫談|草木花卉|魚蟲鳥獸|靜物小品|燈光夜影|家有天才|蹉跎歲月|他鄉速寫|木匠鋪子|遊多倫多|故鄉中國|人物隨筆|小黑屋|

GMT-5, 2019-7-23 05:28 PM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