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碼
 註冊

掃一掃,訪問微社區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搜索
查看: 439|回復: 3

维克多吸毒自述(下)

[複製鏈接]
糟木匠 發表於 2017-2-17 16:35:22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木匠前言:闲聊中维克多说过,艾佛勒斯峰(木匠注:汉语是珠穆朗玛峰)难不难?戒毒比登峰更难!有这么一个流行的说法,如果美食诱惑力是一,性高潮给你的愉悦是三,那么吸毒之后带给你的通透感就是十。传说自制力可以战胜毒品,胡扯呢。一旦吸毒,你的整个脑子都会被毒品控制,要知道毒瘾之所以深刻最主要是来自于心理上的。刚从戒毒所出来的人,生理上可能对毒品已经没有多少依赖性,但是心理上渴望是扔不掉的,我们只能说,千万别碰毒品,碰过了,不会有啥奇迹,你终生都将是它的俘虏。


我藐视杰克他姐姐身边的那个人,想教训他一下,没想到我才走两步,就觉得大腿不听使唤。刚才还感觉飘然如仙的,现在开始觉得难受了。舞厅里的音乐丝带像海浪一样开始汹涌,地面开始晃动,我感到一阵恶心,想吐。

这是怎么啦?我闭上眼睛镇定一会儿,再睁开眼睛,觉得睁开眼睛竟然是一件很困难的事儿。杰克的姐姐和他身边那个男人眼睛直盯盯地看着我,我也强睁着眼睛狠狠地盯住他们。我又向前迈出一步,没想到这一步脚踩不到实地,一个趔趄,我跌倒了。

杰克的姐姐和那个男人走过来。杰克的姐姐伸手想拉我,我不要她拉,自己挣扎着站起来。我想狠狠地推她一把,大概我推人的动作太猛,只听得 “嘭” 的一声,头好痛好痛。眼睛虽然有些朦胧,这次我看清楚了,是撞到了一根大柱子上,我又倒下了。杰克他姐姐身边的那个男人伸出大手——那手真大,一把把我提起来,就像老鹰抓一只小鸡似的,把我扔进墙边儿上的沙发中。

我的头痛得厉害,便闭着眼睛。有一阵我的嗅觉格外灵敏,可以把酒吧内浑浊的气味一一分解,分解成单个的葡萄酒香,蜜糖香,男用香水,女用香水,烟草的味道,威化饼的香味,门缝里飘进来的汽车排气管废气,和女人做爱时来自女人的体气。。。我猜想,狗的鼻子大概就是这样的。

一会儿,幻觉中我看到了魔术师的舞台演出,魔术师的一双手翻过来,又翻过去,抖出了花,绸带,鸽子,还有紫色的烟雾。。。我的嗅觉感随着幻影渐渐消失,耳朵却渐渐格外灵敏起来:我听到远处有小孩的哭声,丧礼上唱诗班缓慢拖曳的合唱,汽车奔驰而过的呼啸声,火车过桥时有节奏的扎扎声,还有蒙茨克拉特—卡巴耶领唱的《第九交响曲》穿插于其中。蒙茨克拉特的声音渐远了,我听到熟悉的声音: “他怎么了?他是怎么了?怎么会这样呢?”

我所熟悉的人像电影画面切换一样一一飘过,最後定格在胖丫头上。不用睁开眼睛,我知道胖丫头的蓝眼睛在泪水中打滚。杰克的姐姐用装出来的腔调说: “谁知道呢,也许是喝了酒又尝过冰?” 而杰克他姐姐身边的那个男人以鄙夷的腔调说: “这白痴小屁孩可能吸猛了一点,真他妈的没用!再多吸两次就不会像他妈牛屎样了。”

杰克他姐姐和那个男人跳舞去了。我想回家,我想着,如果杰克在这儿,他一定会送我回家,我会对着杰克在他姐姐的名字上加一个法克的动名词。我躺在沙发中,和我同来的同学还有别的人过来看过我,有的大惊小怪,有的调侃两句,有的安慰我,有的问好多好多问题。我闭着眼不说话,胖丫头一直默默地坐在我身边也没有说什么。

大约两小时以後,我感觉好多了,胖丫头送我回家。我神情仍旧恍惚,我妈看见我的模样吓坏了,把我爸爸叫起来。夜深了,我爸爸打电话让叔叔奥衲赶快过来。叔叔奥衲挤了六个鲜柠檬灌我喝下去。这次我叔叔真的火了,狠狠地打了我一耳光。我向父母和叔叔认了错,但我坚持没说是谁让我吸食了可卡因。我知道,如果我说了,叔叔奥衲会把那间酒吧和杰克他姐姐告上法庭。

第二天,胖丫头打电话给我,说她想起我当时的样子就害怕。我现在认为女人胖一点儿挺好的,你说呢?

从此後,我远离了杰克的姐姐,再也没有沾过毒品。杰克和杰克的姐姐?後来听说犯了事,杰克给判了五年他姐姐两年,成了咱西班牙人说的 “破罐子” 。我只想讲我的故事,就此打住,不说他和他姐姐的事了,好吗?

(全文完)

梧葆 發表於 2017-2-17 19:50:33 | 顯示全部樓層
“這白癡小屁孩可能吸猛了一點,真他媽的沒用!再多吸兩次就不會像他媽牛屎樣了。”

中共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副書記、政法委書記 朱海侖說:

對這種 惡嘴臉和反人類、反社會、反文明的凶殘本性的暴恐分子,

要始終 追著打、壓著打、挖著打 ,

堅決 打乾淨、打徹底,斬草除根、不留後患 ;

一定能讓 一切敢與人民為敵的暴恐分子無機可乘、無路可逃、粉身碎骨。


坐看云起 發表於 2017-2-18 03:05:26 | 顯示全部樓層
三篇连着看完,写得很真实,维多克把你当朋友告诉你了自己的故事。
说来说去,还是身边的人诱惑他了,所以交友不慎就犯严重的错误。
所以要交三观都正的人做朋友,黄赌毒都不能沾染,否则一辈子就是破罐子了!
 樓主| 糟木匠 發表於 2017-3-7 07:14:35 | 顯示全部樓層
坐看云起 發表於 2017-2-18 03:05 AM
三篇连着看完,写得很真实,维多克把你当朋友告诉你了自己的故事。
说来说去,还是身边的人诱惑他了,所以 ...

本来就是维克多自己述说,我按照他的原话写的。我自己没经历,也不好随意修改他说的。只是把他说的很多很多整理成这三篇篇有点可读性的东西来而已。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論壇主頁|木匠藏書|楓葉特輯|攝影漫談|草木花卉|魚蟲鳥獸|靜物小品|燈光夜影|家有天才|蹉跎歲月|他鄉速寫|木匠鋪子|遊多倫多|故鄉中國|人物隨筆|小黑屋|

GMT-5, 2019-10-15 02:47 PM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