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碼
 註冊

掃一掃,訪問微社區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搜索
查看: 64|回復: 6

鉛筆:柳宗元《捕蛇者說》

[複製鏈接]
糟木匠 發表於 2018-5-6 08:01:4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本帖最後由 糟木匠 於 2018-5-6 08:59 AM 編輯

180504 liuzongyuanQm.gif

柳宗元《捕蛇者說》

永州之野產異蛇,黑質而白章,觸草木盡死。以齧人,無禦之者。然得而腊之以為餌,可以已大風、攣、瘺、癘,去死肌,殺三蟲。其始,太醫以王命聚之,歲賦其二,募有能捕之者,當其租入,永之人爭奔走焉。

有蔣氏者,專其利三世矣。問之,則曰:「吾祖死於是,吾父死於是,今吾嗣為之十二年,幾死者數矣。」言之,貌若甚戚者。余悲之,且曰:「若毒之乎?余將告於蒞是者,更若役,復若賦,則何如?」

蔣氏大戚,汪然出涕曰:「君將哀而生之乎?則吾斯役之不幸,未若復吾賦不幸之甚也。嚮吾不為斯役,則久已病矣。自吾氏三世居是鄉,積於今六十歲矣,而鄉鄰之生日蹙。殫其地之出,竭其廬之入,號呼而轉徙,饑渴而頓踣,觸風雨,犯寒暑,呼噓毒癘,往往而死者相藉也。曩與吾祖居者,今其室十無一焉;與吾父居者,今其室十無二三焉;與吾居十二年者,今其室十無四五焉,非死即徙爾。而吾以捕蛇獨存。悍吏之吾鄉,叫囂乎東西,隳突乎南北,譁然而駭者,雖雞狗不得寧焉。吾恂恂而起,視其缶,而吾蛇尚存,則弛然而臥。謹食之,時而獻焉。退而甘食其土之有,以盡吾齒。蓋一歲之犯死者二焉,其餘則熙熙而樂,豈若吾鄉鄰之旦旦有是哉!今雖死乎此,比吾鄉鄰之則已後矣,又安敢毒耶?」

余聞而愈悲。孔子曰:「苛政猛於虎也。」吾嘗疑乎是,今以蔣氏觀之,猶信。嗚呼!孰知賦斂之毒,有甚是蛇者乎!故為之說,以俟夫觀人風者得焉。

180504 liuzongyuanm.gif

180504.jpg


梧葆 發表於 2018-5-8 05:38:31 | 顯示全部樓層


雖然也是常常腳在痛啦、背在痛啦、頭在痛啦 ---  心情每天都一樣不好,從來沒有比較好過,人生苦海。

但是,心中常記這句話: 感謝恩典。

有人說 阿綠不好,心中就緊快想起  ---  某些阿綠對俺曾有的幫助 ---  

有人說 阿藍不好,心中就緊快想起  ---  某些阿藍對俺曾有的幫助 ---  

當然啦! 現在俺已經證悟到了 -  悲智雙運  -  不給別人添亂。不給自己添堵。

學習較少對人講相反意見的話 ---

I Can Only Imagine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ZNDEyxEMNp0


否則,很多話語很傷人的。


五雷轟頂
http://news.ltn.com.tw/news/life/breakingnews/2418743

天打雷劈
https://times.hinet.net/news/21714200

因為不會怕?
https://news.tvbs.com.tw/fun/904335

所以:
天打雷劈、五雷轟頂,沒有其他的詞可用嗎?金門那裡得罪你了?



 樓主| 糟木匠 發表於 2018-5-8 06:16:12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糟木匠 於 2018-5-9 06:00 AM 編輯
梧葆 發表於 2018-5-8 05:38 AM
雖然也是常常腳在痛啦、背在痛啦、頭在痛啦 ---  心情每天都一樣不好,從來沒有比較好過,人生苦海。

但 ...

我悲剧了。

我们这边,多伦多,上周强风,我是到加拿大以来最猛的一次。

我家屋顶上包角的铝片,被大风刮走了,我家两层楼房在加上屋顶有两个房间,挺高的,一般24英尺的标准梯子够不上。

为了修理损坏的屋顶,我去买梯子。店里说,24英尺的就够了,我想,那就试一试吧。买了一架24英尺高的,拿回家果然够不上,重新把梯子拿回店铺里换更高的。

为了省事,我把梯子放在车厢里。梯子收好了有13英尺长,因此有一截悬在车外,我用绳子绑紧了。

哪知梯子太重,路上车子颠簸,居然很轻易的就把我的车前挡风玻璃给撑破了——这下得花大钱了哈。

梯子换了,换了一架28英尺(8.5米),够高了。可是的可是,我的车,前挡风玻璃破了,下一步要修整破掉了的挡风玻璃。。。

多伦多这次的强风达每小时90公里,在多伦多是破纪录的了,整个城市损毁重大。。。多伦多新闻图片:

c.jpg

c1.jpg


梧葆 發表於 2018-5-8 08:08:19 | 顯示全部樓層
路上车子颠簸,居然很轻易的就把我的车前党风玻璃给撑破了——这下得花大钱了哈。



像這種不在意料中的花錢,是很讓人懊惱的。



星期天,俺下了決心,把那山上的房子放棄了。
我的兒子開車,搬走一些有紀念的物件,其中一個鐵櫃重又長,路上車子顛簸,一直擔心把車的玻璃給撐破了,沿路一直用身體頂住鐵櫃。一直叮嚀開慢一點,經過二重疏洪道附近時,想起1984年左右的事。

當年在那附近的一條八線車道,另一側最外的車道,一卡車開著,車輪壓彈一小石頭,竟然飛起,隔了幾十公尺,將八線車道另一最外側的車道的俺的眼鏡打破。

同年,在那附近的台北縣蘆洲鄉,穿著一件絲襯衫,當時的公交車上,還可吸菸,一乘客用用火柴點菸後,將火柴往車窗外一丟,恰丟到公交車旁,騎著機車,俺的絲襯衫的口袋中,衣服燒起來,一驚嚇,從機車上摔下,手腕扭傷,真是運氣不好啊!

後來去 董木堯的國術館推拿治療。

那山上的房子,是一四川宗親的老兵,當年說:幫忙匯一萬美元給他親戚。幫忙買一墓地又花了三十萬新台幣。若老去了,這房就給俺。

沒水電,請當年黨外立委,後來民進黨的主席江鵬堅幫忙關說才能裝水電。有了許可書,請電力公司、水力公司又花了近二十萬新台幣,才裝了水電。

想想,真是捨不得。但是啊!馬時代通過的法規條文,要繳交的錢,真是不少,問了幾個晚輩,將來俺老去了,也沒願意承接的,想想只有將那房子放棄了。

四川宗親的老兵,以前是王鐵漢部隊的排長,東北敗了,一路走到香港,再到台灣。

王鐵漢
https://baike.baidu.com/item/%E7%8E%8B%E9%93%81%E6%B1%89/3500669




 樓主| 糟木匠 發表於 2018-5-8 15:48:36 | 顯示全部樓層
梧葆 發表於 2018-5-8 08:08 AM
路上车子颠簸,居然很轻易的就把我的车前党风玻璃给撑破了——这下得花大钱了哈。

这几个字说的太对了:

像這種不在意料中的花錢,是很讓人懊惱的。

这两百加元,还真让我心痛。前后想想还是我的钱实在不够多。如果钱很多,谁在乎这两百元啊?

哈,玩笑。


梧葆 發表於 2018-5-9 05:34:35 | 顯示全部樓層
如果钱很多,谁在乎这两百元啊?

俺的偶像不知會不會在乎?

高清愿小檔案
生卒:1929/5/24 ~2016/3月(享壽88歲)
現職:統一集團創辦人
身家:約500億元
學歷:小學畢業,1998年獲國立中山大學頒贈名譽管理學博士
重要經歷:工總理事長、國民黨中常委、海基會董事、台灣省工業會理事長等


--- 退休後,每個月 零用金 不到兩百加元。 ---


高清愿的用人哲學:讀書的不如做事的,做事的不如做人的
高清愿最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有德無才,其德可用;有才無德,其才不可用。」


 樓主| 糟木匠 發表於 2018-5-9 17:47:52 | 顯示全部樓層
梧葆 發表於 2018-5-9 05:34 AM
如果钱很多,谁在乎这两百元啊?

俺的偶像不知會不會在乎?

500亿台币的身家,200加元的零花,这样的人值得学习。

旧时代走过来的人,真不错。要给现在的小青年肯定不行。

我们旧公司在倒闭前的大老板,在加拿大应该是排得上名号的人物。我们加班吃外卖,大老板跟我们一样,拿起一份就吃;穿鞋跟我一样,50美元一双的。大老板的儿子也在本公司工作,年薪100万,说钱太少,不够花。想想我们这些打工的人,才几万元一年,怎么活下来的啊?

果然,大老板退休,传位给小老板,几年就把公司弄倒闭了。所以很多大老板愿意将财产捐出去,是有道理的。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論壇主頁|木匠藏書|楓葉特輯|攝影漫談|草木花卉|魚蟲鳥獸|靜物小品|燈光夜影|家有天才|蹉跎歲月|他鄉速寫|木匠鋪子|遊多倫多|故鄉中國|人物隨筆|小黑屋|

GMT-5, 2018-5-23 12:21 AM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