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碼
 註冊

掃一掃,訪問微社區

QQ登錄

只需一步,快速開始

搜索
查看: 107|回復: 4

崔 永 元:别再让孩子聪明伶俐地进去呆若木鸡地出来!

[複製鏈接]
卡童 發表於 2018-8-27 23:03:13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作者:崔 永 元

侄子在读高二,考了一道历史题:成吉思汗的继承人窝阔台,公元哪一年死?最远打到哪里?答不出来,我帮他查找资料,所以到现在我都记得,是打到现在的匈牙利附近?

在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发现美国世界史这道题目不是这样考的?它的题目是这样的:成吉思汗的继承人窝阔台,当初如果没有死,欧洲会发生什么变化?试从经济、政治、社会三方面分析?

有个学生是这样回答的:这位蒙古领导人如果当初没有死,那么可怕的黑死病,就不会被带到欧洲去,后来才知道那个东西是老鼠身上的跳蚤引起的鼠疫。但是六百多年前,黑死病在欧洲猖獗的时候,谁晓得这个叫做鼠疫?如果没有黑死病,神父跟修女就不会死亡。神父跟修女如果没有死亡,就不会怀疑上帝的存在。如果没有怀疑上帝的存在,就不会有意大利弗罗伦斯的文艺复兴?

如果没有文艺复兴,西班牙、南欧就不会强大,西班牙无敌舰队就不可能建立。如果西班牙、意大利不够强大,盎格鲁—撒克逊会提早200年强大,日耳曼会控制中欧,奥匈帝国就不可能存在?

教师一看“棒,分析得好。”但他们没有分数,只有等级A。其实这种题目老师是没有标准答案的,可是大家都要思考。

不久前,我去了趟日本,日本总是和我们在历史问题上产生纠葛,所以我在日本很注意高中生的教科书?
他们的教师给高中生布置了这样一道题:日本跟中国100年打一次仗,19世纪打了日清战争(即甲午战争),20世纪打了一场日中战争(即抗日战争),21世纪如果日本跟中国开火,你认为大概是什么时候?可能的远因和近因在哪里?如果日本赢了,是赢在什么地方?输了是输在什么条件上?分析之?

其中有个高中生是这样分析的:我们跟中国很可能在台湾回到中国以后,有一场激战。台湾如果回到中国,中国会把基隆与高雄封锁,台湾海峡就会变成中国的内海,我们的油轮就统统走右边,走基隆和高雄的右边。这样,会增加日本的运油成本。我们的石油从波斯湾出来跨过印度洋,穿过马六甲海峡,上中国南海,跨台湾海峡进东海到日本海,这是石油生命线,中国政府如果把台湾海峡封锁起来,我们的货轮一定要从那里经过,我们的主力舰和驱逐舰就会出动,中国海军一看到日本出兵,马上就会上场,就开打!

按照判断,公元2015年至2020年之间,这场战争可能爆发。所以,我们现在就要做对华抗战的准备?

我看其他学生的判断,也都是中国跟日本的磨擦会从东海从台湾海峡开始,时间判断是 2015年至2020年之间?

这种题目和答案都太可怕了。

撇开政治因素来看这道题,我们的历史教育就很有问题。翻开我们的教科书,题目是这样出的:甲午战争是哪一年爆发的?签订的叫什么条约?割让多少土地?赔偿多少银两??每个学生都努力做答案。结果我们一天到晚研究什么时候割让辽东半岛,什么时候丢了台湾、澎湖、赔偿二万银两,1894年爆发甲午战争、1895 年签订马关条约,背得滚瓜烂熟,都是一大堆枯燥无味的数字。

那又怎么样,反正都赔了嘛!银两都给了嘛!最主要的是将来可能会怎样!

人家是在培养能力,而我们是在灌输知识,这是值得深思的部份!

看外面的教育,再看我们的教育?

老妈去参加我侄子的家长会,带回了两套侄子的考试试卷,我很好奇,拿过来看了现在小学生的试卷后,我震惊了!这是什么狗屁教育?这样的教育有希望吗??下面给大家详细说说我看到了什么?

侄子在本市某著名小学读书,有这么几道题。

一个春天的夜晚,一个久别家乡的人,望着皎洁的月光不禁思念起了故乡,于是吟起了一首诗:(),()?

我看到侄子答的是: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但后面是一把大大的X,我就奇怪了,我也是想到的这2句。好奇的问侄子,这个不对??那答案是什么?侄子说标准答案是: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哎,这就奇怪了,因为是个春天的夜晚,就要是这句有春风的???要这个思念故乡的人不是江南的,是不可能说出春风又绿江南岸这句话的!!!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应该更准确。再扯远点,思念故乡,一千个人可以吟一千句不一样的诗,这个也可以有标准答案的么?

接下来是默写,题目是:我们学过《桂林山水》一文,请将下面句子默写下来,然后就是整段的要默写,这有什么用?死记硬背别人的文字有什么用?

还有个题目,《匆匆》这篇课文,是现代著名作家朱自清先生写的,同学们都很喜欢这篇散文,你能把自己最喜欢,印象最深刻的一句写下来吗?我侄子写的是:我的日子滴在时间的流里,没有声音,也没有影子。后面一把好大的X。标准答案竟然是:但是,聪明的,你告诉我,我们的日子为什么一去不复返呢?这就更奇怪了,一篇文章,你可以喜欢这句,我可以喜欢那句,难道最喜欢的一句话也要统一么?为什么“我的日子滴在时间的流里,没有声音,也没有影子。”这句不能喜欢?就一定要喜欢“但是,聪明的,你告诉我,我们的日子为什么一去不复返呢?”这句???我觉得这个题目应该是“你能把老师最喜欢,印象最深刻的一句写下来吗?”才对!?

再看别的试卷,更莫名其妙了,比如请说出阿拉伯数字的来历,是哪个国家创造的?侄子不知道,问我,我也不知道。我只好去搜一下,才知道是古印度人发明的。莫非我吃块猪肉,还一定得知道它是哪个养猪场养出来的?

最后有个题目让我彻底崩溃了:请用一句话说明π的含义。侄子回答π的含义是圆周率。竟然打的是X,这就奇怪了,正好我老婆大学说读的是理科,我马上问她,π是什么意思,她说圆周率啊。两个人狂汗,问了侄子半天,标准答案大概是,π是一个在数学及物理学领域普遍存在的数学常数……

如果你也觉得这种教育很无耻,就请转发吧,让更多的人来参与呼吁改变,为了孩子为了国家的未来……别让孩子聪明伶俐地进去呆若木鸡地出来!


糟木匠 發表於 2018-8-29 12:11:57 | 顯示全部樓層
現在大陸的中國孩子的確可憐,上學對它們說來,太沉重了。

我的童年相應比較幸運,因為學校的課業不重,所以我有時間玩,或者說學一些我自己感興趣的東西乃至於我媽媽我爸爸感興趣的東西。雖然那時候我在學校所學的東西大大地不如現在的孩子,但我也沒有成為這個社會的累贅啊!

小時候怎麼上課的,我一點也記不起來;但怎麼玩,都記得真真切切。孩童時期好好玩玩,是人生最好的體驗,缺了這一環,以後是沒辦法補課的。而知識性的東西,缺了就缺了,日後謀生需要的那些東西,補補課,一樣棒棒的!


梧葆 發表於 2018-9-16 00:22:46 |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梧葆 於 2018-9-16 12:24 AM 編輯

一個人的悲劇,也是被用以獲利的慘劇



府城 台南 神農老街景點



梧葆 發表於 2018-9-16 03:17:11 | 顯示全部樓層
從楊馬路身上,很容易嗅到對宿命的無奈。

小學、國中時,每次老師宣導『回去跟家長說不要吃檳榔』,同學就會轉過來笑楊馬路。

『哈哈哈,他們家賣檳榔』。連考試考好點,都被同學笑是作弊。

楊馬路祖先原本住在關廟山區,但因為家裡養不起,他父親從小就被送給跑江湖的國術師傅當肉墊。

楊馬路說:「阮老北十幾歲就天天吃跌打損傷藥粉,再撐著身子讓師傅用扁擔毆打,吸引圍觀群眾購買藥粉。」

母親的童年同樣被貧窮填滿,竹竿撐起的住屋殘破不堪,只要遇到颱風天,母親就會因擔心房子被吹走而恐懼發抖。

父母婚後,來到台南市討生活,先是在這處檳榔攤前賣飲料,後來檳榔攤老闆娘年邁想頂讓,2人借錢買下,開始拚了命賺錢還債,同時養育楊馬路等4子女。

在楊馬路的記憶裡,母親都是晚上10點後才能吃晚餐,父親則是白天做工、晚上接手顧攤,「我沒看過阮老北上床睡覺,連半夜都是坐在檳榔攤的椅子上打盹。」

父親出殯當天,楊馬路照常開攤,鄰人叨念他何必如此?他只回答2個字,「窮啊!」


-----------------------------------


我們在培養無數的晉惠帝。也許很聰明,功課很好,但沒有同情心

作家黃春明說起不久前發生在他身上的小故事:

「有一次我從宜蘭搭火車回台北,瑞芳那站上來一群高中生,擠在廁所外說笑打鬧。我從廁所出來,車一轉彎,我撞到一個學生。『你怎麼搞的?』他很不高興。

「我說:『對不起,車子搖晃得很厲害。』他看看我,說:『反正你快要死了。』我心裡好痛,回家說給太太聽,台灣的囝仔怎麼變這樣?我就算快死也不用你這樣講。」

剛退休的暨南大學教授李家同今年初對菁英高中生演講時,談到印度窮人飢餓到必須跟猴子要食物的景況,台下學生大笑。

李家同生氣了,斥責年輕學生:「我不是小丑,不是來愉悅大家;這國家總要有人告訴年輕人嚴肅的事,讓他們看見世界的真相。」

黃春明、李家同的心情,是許多人共同的憂慮:在優渥的生活中,在考試掛帥的競爭環境下,我們會不會養出了「沒有同理心」的下一代?

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所長洪蘭說,有個國小學生指著桌上的水果:「媽媽說那些個頭小的椪柑,不好吃,是給菲傭吃的。」

洪蘭很吃驚,她當場剝了一個小柑橘和小學生一人一半,「你看,又甜又多汁啊。」

「為什麼不好吃的,是該菲傭吃的呢?」

洪蘭感嘆,我們對弱勢者太不夠同理心了,身處優勢的人還視為理所當然,「大人教孩子對人有差別待遇,從小就學了看不起人」。

「我想印張名片,頭銜是:『晉惠帝培養專家』。我想,許多人都需要這張名片。」

嘉義一位國小女老師投書聯合報這樣感嘆:我們總是給孩子最好的,卻不在乎他有沒有悲天憫人的觀念。


沒鞋的小妹「再買就好啦」

女老師上課時放影片給學生觀看,片中小兄妹買不起鞋子,母親要臨盆了,小女孩得到對面山頭去叫產婆,光腳的她咬牙跑過尖石路面。

班上有個孩子看完的感想是:「再買一雙就好了,幹嘛那麼辛苦?」

老師看著學生,「他腳上穿的是NIKE,用的是名牌,暑假去美國度假一個月,會有這樣的感想一點都不為過,他是真的不懂啊。」

女老師指出,大人在孩子面前嘲笑那些付出勞力掙錢的人:「你不好好讀書,將來就像這樣辛苦工作賺錢,沒有前途!」言語中對階級歧視沒有自覺。

無數晉惠帝在你我身邊
「所以我們在培養無數的晉惠帝。也許很聰明,功課很好,但沒有同情心。」

高雄大學應用數學系副教授游森棚有類似的擔心。他曾在建中任教數理資優班,大部分孩子都體貼善良,但讓他擔心的是:那些M型社會右端、身處優渥的孩子,對另一端的苦難缺乏理解與同情。

有一年,土石流毀了部落小女孩的家,她原本每天走一小時山路去上學,但現在課本沒了,作業簿沒了,路也沒了。有一頓沒一頓。

富小孩不解,資優生「祖辰」在周記裡這樣評論:「誰叫他們住在那裡。他們可以搬家啊。」

游森棚非常驚訝,建議學生要設身處地想一想,但祖辰回他:「我又不住山上。」

游森棚思考:祖辰家境富裕,一路順遂,「他這樣聰明幸運的小孩,一輩子都不須體會有一頓沒一頓的恐懼,也不可能體會拚命想卡住一個小小位置的辛苦」。

祖辰並不是個案。游森棚說,許多名校學生家庭的社經地位遠高於社會平均值,對他們來說,土石流女孩是另一個世界。

未來的菁英了解世界嗎?

游森棚憂慮,當這樣把優渥視為理所當然的孩子長大,站上社會的決策位置,他們的決策與思考也摒除了他們所不了解的真實世界。

「將來,會是什麼樣子?」他們可能為社會不同際遇的人設想嗎?

「如果沒有教會同理心,教育是失敗的。」

-----------------------------------------------------------------

以上是轉貼文章。


糟木匠 發表於 2018-9-16 07:17:20 | 顯示全部樓層
梧葆 發表於 2018-9-16 03:17 AM
從楊馬路身上,很容易嗅到對宿命的無奈。

小學、國中時,每次老師宣導『回去跟家長說不要吃檳榔』,同學就 ...

文章說的是一些家境好的孩子,不是普通家庭的艱難。大陸這邊,很多家境普通的人,大人省了又省,養出了一個既不通情更不達理的孩子,一不留心,那孩子可能就是社會的禍根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手機版|論壇主頁|木匠藏書|楓葉特輯|攝影漫談|草木花卉|魚蟲鳥獸|靜物小品|燈光夜影|家有天才|蹉跎歲月|他鄉速寫|木匠鋪子|遊多倫多|故鄉中國|人物隨筆|小黑屋|

GMT-5, 2018-10-19 03:01 PM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